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健康 >> 百姓养生

暧光昧影正文第一百一十四节危机四伏

2019-01-25 22:22:29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一十四节危机四伏,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忙碌了这几天,孙伴山觉得有点身心疲惫。随着身份的提高,外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孙伴山开始怀念刚去彩云伴月的日子。那段时间他无拘无束,什么事情也不用问,每天与公司的美女们打打闹闹,过的非常开心。

夜深人静,孙伴山冲完澡正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房门一开,司徒雪吟却走了进来。

孙伴山的房间门根本没反锁,他是怕许德找他的时候,咣咣的砸门影响别人。再说这里是司徒家,安全保卫上绝对也没问题。但孙伴山可没想到司徒雪吟这么晚会来,而且她还是只穿着睡衣。

“厄!你~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褶皱布袋
。”孙伴山裸身出的浴室,浴巾只是搭在肩上。见状赶紧拉下浴巾,把下体围了起来。

“切!又不是没见过,紧张什么。”司徒雪吟说着,走到床边,随意的往床上一躺,半靠着床头。

“你~你想干什么?”孙伴山紧张的问道,还偷偷看了看房门一眼。

“你放心,外面没人,看你吓的那样。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过来和你说说话。”

“拜托,我今天很累,非常的累。被你那奸诈的爷爷都快逼疯了,我现在就想睡觉。”孙伴山可一点聊天的心情也没有,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那好,今晚我不走了,陪你睡。”司徒雪吟说完,坐起来就把睡衣脱掉,chiluoluo的躺在床上。

孙伴山眼睛瞪的老大,不知道这小魔女是不是又要搞什么阴谋。

“小丫头,你赶紧走,这里可是你家,你可不能害我。”

“怎么,害怕还是不敢。”司徒雪吟带着一种诱惑的微笑看着孙伴山。

“切!不是怕~我~我怕什么。”孙伴山看着司徒雪吟诱人的身材,也有点动心。

“那就来啊,怎么,不敢?”

“来就来~我还能怕你!”

孙伴山也是正常的男人,哪里经的起这样的诱惑。什么也不管了,把浴巾一拉就扑了上去。司徒雪吟微微一笑,张开双臂迎接着孙伴山。

“啊~!等一下,带上这个~!”

孙伴山也不管这是不是陷阱,反正吃亏的又不是他。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在正常的情况下,进入人性本能的高潮中。受西方开放思想教育的司徒雪吟,比孙伴山还要主动奔放。而孙伴山也不想在这方面失去尊严,两个人竟然在xing爱中也要争个高低。

疯狂过后的孙伴山,甚至都不想去冲一冲身子,疲惫的躺在床上。

“伴山,我和那几位姐姐相比,是不是更令你快活。”司徒雪吟靠在孙伴山身上,甜腻腻的问道。

“苍天啊,这根本没法比,你能当她们的老师。”

“那好,明天我陪伴你去加拿大,这一路上,你也不寂寞了。”

孙伴山一听,扑愣一下坐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行,绝对不行。”在孙伴山看来,司徒雪吟肯定是怀着某种目的去的。

“什么没安好心!我去的话,只会对你有好处。再说,那边英语和法语同为官方语言,你听的懂吗?本小姐可是会说六国语言。”

司徒雪吟这么一说,孙伴山还真楞住了,这一点他到没想到。但事情危险性太大,孙伴山连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更别说保证司徒雪吟的安全了。

“小丫头,不是我不叫你去,是那边太危险。不说别人,就是你爷爷也不会同意你去的。”

一提司徒搏龙,司徒雪吟还真老实下来,眼神中带着一丝忧郁。

“伴山,把胳膊伸过来。”

“你想干什么?”孙伴山说着,就把胳膊伸了过去。

司徒雪吟也不说话,张嘴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呀~!你这丫头疯了。”孙伴山疼的直咬牙。

“哼!这是留给你的纪念。记住,一定要活着回来。”司徒雪吟坐起来,穿上睡衣,说话的表情却非常认真。

孙伴山足足看了有十秒钟,才紧张的问道:“丫头,你~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切!美死你了,你这头老牛,吃一两次嫩草还嫌不够啊。”

“什么老牛,我还不到三十。”

“本小姐还不到十八岁,你勾引未成年少女,小心我告你去。”司徒雪吟把眼一瞪,卡着小蛮腰说道。

“我地个亲娘啊!你到我房间来,咱俩谁勾引谁啊?好好好,算我的错,好男不和女斗。丫头,我真的累了,你是睡在这里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塑料筐
?”孙伴山知道没法与小魔女讲道理,不然一夜别想睡觉。

司徒雪吟看着孙伴山,悠悠的说道:“伴山闲来麻将代理
,我发现确实有点喜欢上你了。”就在孙伴山还在发呆中,司徒雪吟忽然一笑,“不过,你也别想美事,喜欢和爱是两个概念。好了,我也回房睡觉。别忘记我说过的话,活着回来,你还欠本小姐一次迷奸呢。”司徒雪吟说完,带着一丝怀笑离开了房间。

孙伴山被弄的胡里胡涂,不明白司徒雪吟到底什么意思。她这年龄,也不可能是性饥可啊,就为了跑过来做一次爱?

但有一点孙伴山到是没忘记,那就是赶紧给文风打了个,告诉他别忘记带两个会英语的。

加拿大渥太华

飞机徐徐降落在跑道上。这一次可不象新加坡那样,一下飞机就有豪华车队来迎接。不过却有一个人在等待着孙伴山的到来,他是国家情报机构的人员。

刚出机场通道,就看到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热情的迎了过来,手中还有一张孙伴山的传真照片。

“孙先生好,瑞老板叫我来接您二位。”

一听‘瑞老板’三个字,孙伴山知道是自己人,他也不问叫什么姓什么,点了点头就跟着走了出去。这都是瑞木清事先交代过,叫孙伴山不该问的别问。该知道的,别人会主动告诉他。

“老板,这人是谁?”许德不放心的问道。

“闭嘴,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要问。”孙伴山知道,从现在开始,竟算是进入了危险地带。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上了车,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孙伴山任由这迎接他的年轻人随便去,反正这里是人生地不熟。

渥太华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市中心区位于上城和下城。里多运河以西,为上城,这里围绕着国会山,集中了不少政府机关。车辆三转两拐,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

孙伴山等下了车,年轻人四处小心的看了看,在前面走着。许德跟在孙伴山身后,三人进入了一家中餐馆。只不过年轻人直接领着孙伴山穿过厨房,走进餐厅后面的一间办公室。孙伴山看了一眼,办公室很普通,一个人也没有。

“孙先生,请您出示一下护照,我要核对一下您的身份。”

孙伴山也知道这是为了谨慎,到也没感到对他有什么不敬。许德拿出两人的护照,年轻人仔细的对照完。这才恭敬的说道:“欢迎孙先生来到加拿大,请稍等。”

说完,在墙壁的一副画中上角,轻轻的一按。不一会儿,墙壁向两面分开,出现了一道暗门。许德都看傻眼了,不知道孙伴山这是要干什么,搞着这么神秘。

进入暗门,眼前豁然开朗,里边竟然是另外一番天地。地方到不算豪华,却放着几台先进的仪器,孙伴山也不清楚这是干什么用的,见都没见过。

“欢迎孙先生,我是国家安全局北美情报官廖华,瑞老安排我们来协助您的工作。”一位中年人,微笑着走了过来,亲切的与孙伴山握着手。

“廖大哥好,都是自己人,别这么客气,叫我伴山好了。这是我的保镖许德,也是我的兄弟。”孙伴山也互相介绍着。

双方一阵客套话,在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那带路的年轻人,却悄悄的退了出去。

“老廖,我的兄弟四个小时之后,就到加拿大。大约有二三十人,住宿方面,你看在什么地方合适。”孙伴山直接切入正题,文风他们这么多人,如果不安排好,目标也非常大。

“对不起孙先生,我只是负责第一步工作,就是接您下飞机。具体的事情将会由其他情报官向您汇报,他马上派人来接您。请您不要介意,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几乎所有的西方情报机构都在监视着我们。所以,这段时间为了身份不被泄露,都是单线联系。”廖华虽然说的很轻松,但孙伴山也听出来目前很危机,内心里开始担心起来。

廖华比孙伴山更是担心,因为孙伴山这已经是第六批过来的人了。前五批派来接货的人,已经全部被残忍的暗杀。现在一些杀手集团,为了赏金,甚至连怀疑对象也不放过。西方这些情报机构,更是下了狠心,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疑点。

“廖大哥,我想问一下,加拿大政府站在什么立场?”孙伴山为了自己的命运,也开始关心这些国家间的大事。

“孙先生,现在我国政府是不能承认与这事情有关。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要杀人抢货,也都是在暗中进行。不管谁能成功,在国际上都不会出现任何这方面的消息。瑞老派您来,也是基于这个考虑。您闹的再大,与政府也没有关系,在外交上,我们也不会落什么把柄。”

孙伴山算是听明白了,那意思就是你可以放开的闹,但生死都与国家无关。看这意思,加拿大政府也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

“廖大哥,有没有办法,把人和货秘密送到温哥华,我要从那边走水路。”孙伴山心说,最好是叫这些人送过去,这样他可省事多了。

廖华苦笑了一下,“孙先生,这一点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还是您自己想办法吧。当然,为了国家,我们也会全力以赴的帮忙。”

正说着,刚才那名年轻人又走了进来。

“廖叔,车来了。”年轻人简单的说了几个字。

廖华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在秘室的另外一端,打开一个通道,“孙先生,您由这通道出去后,往右一拐,街口那边停着一辆车号为AARN547的黑色轿车。您直接上车,司机会带您去目的地。孙先生,祝您好运!”廖华真诚的祝福了一句。

孙伴山笑了笑,知道这些情报人员都是抛开生命为国家做事的人,对他们也是非常尊敬,“下次回国的时候,我请你喝酒!”

许德已经彻底傻了,到现在他根本就不明白孙伴山与这廖华说的什么。但许德到有个特点,那就是非常听话。孙伴山不叫他开口,他连再见都不说一声,直接拎起行李就走。

看着孙伴山两人消失在通道尽头,廖华轻轻的说了一句,“但愿这次能成功!”

孙伴山与许德,来到那辆等侯他们的汽车旁,许德四周看了一眼上了车。司机回头笑了笑,连客气话都没说,两人一关车门就直接发动了汽车。

“德子,从现在开始,注意四周一切可疑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赶紧提醒我。”孙伴山觉得气氛有点压抑,悄悄的说了一句。

孙伴山的车辆刚拐过一条大道,后面就悄悄的跟随过来两辆捍马。前面一辆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黑衣人正用英语打着。

“老板,找到猎物了,车上好象还坐着其他人。嗯~嗯~好~明白!”

黑衣人打完,从座位旁边拿起一把M16冲锋枪,对着后坐的几个人说道。

“通知后面的兄弟,老板吩咐了,马上截下这辆车把人带回。如果有人反抗,立刻击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