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健康 >> 养生健康

不负君来不负清正文第一百零六章上元三

2019-01-25 22:25:01

(小说《不负君来不负清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月野兔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负君来不负清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零六章上元(三),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还好一切都是有惊无险这一厢影和卫确实如同他们所打算的那样顺利接住了听晗,也顾不上什么尊卑礼仪了。好在满人在这个事情上计较的不是那么多,倒也不怕被追究什么。至于另一厢TVOC检测仪
,那骑马之人其实也在关键时刻及时勒住了缰绳。也就是说,即便听晗现在还站在原地,他也绝不会伤到她分毫的。

听晗的性子一向比较沉稳、冷静,又是马背上长大的人,从前也不是没有磕着摔着的悲惨经历。连老虎她都遇到过,还有什么好怕的?就这点有惊无险的戏码,还吓不到她。所以对于刚才的惊险过程缓了缓气倒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倒是这人的马术之高,才是叫她最为惊叹的地方。

听晗前脚刚一着地,后脚不凡和茗玉就直冲了过来,“格格,你没事吧?”茗玉是紧张的在听晗身上上摸下摸的。不凡就更夸张,直接抱住听晗,一副哭腔道:“额娘,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听晗被她们两个人的样子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忙安抚道:“行了行了,我这不是没事么?”也真奇怪了,她这个当事人都没说什么没怕什么,她们两这是做什么呢?尤其是不凡,平时的胆子不是挺大的么?怎么……

不过,她倒是真的有些感慨,她是不是跟她的养女们八字都相冲呀?要知道,她真的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带女儿出门的经历了:上一次带着启晗出门,她无故闹了失踪。这一次带着不凡,她是无故的走丢了……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次的事件,上一次,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也是经历了差点被马撞倒了的情况。那快要十年了吧?那时候,年羹尧还在,和胤也还很亲密。那时候,年若怜还没嫁到雍王府……一切都很平和。然后,就十年过去了……物似人非。

“这位夫人。您没事吧?”这时,一个原本会显得不大和谐此刻对正不知道该怎么拉开不凡的听晗而言是非常美好的声音自她们耳边响起。哪怕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差点撞到自己地那人。

那是个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从他的衣着打扮看来,是个蒙人。元宵佳节,为表示满蒙一家亲,胤确实邀请了不少蒙古贵族前来赴宴。

直到这时。不凡才彻底的回过神来。她见听晗并无大碍,便放开了听晗,转身来到那被影和卫拦住了去路,想等听晗发落的蒙古少年,吼道:“你没长眼睛啊?这街道之上,人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骑马?你以为是你们草原啊?”

“我并不是故意的。”那蒙古人并没有理会她那凶巴巴地架势,而是略一侧身的对着听晗这个当事人解释道:“因为今晚有个重要的宴会参加,我却来迟了。所以不免有些急了。这位夫人,抱歉了。”

宴会?是指宫里的宴会么?如果是的话,倒是情有可原。毕竟宫里规矩严明。如果他是哪个蒙古王爷的儿子,这样的迟到无疑是对皇帝的不敬,也难怪他回那么着急。不过,既然知道宴会的重要,他又怎么会迟到呢?还有,这小子是傻了吧?这宴会都开始多久了?他这样巴巴地赶过去,不是要对全世界宣布他迟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还不如根本就不要去,反正他一个几百年才进宫一次的蒙古人。谁会认得他?

听晗想着,又一次忍不住的打量起了眼前地少年。恩,他的样子虽然比较普通,没有特色。可他身上叫人无法忽视的那种天生贵族的气质却从未离开过他。这种感觉,有的人,确实是与生俱来的。

难得地是。他此刻脸上地表情很是诚恳。没有其他贵族给人地那种高傲地态度。结合起他死活都要认死理地赶去参加宴会地性格上看。他应该是个比较纯直地孩子吧?而从他刚才驾驭地技术看来。他地武功也绝不会低。也就是说。他要突破影和卫地拦截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至少值得一试。但他却肯在知道那宴会地重要性地情况下这样留下来礼貌地询问解释……倒是个好孩子啊。这般地分析下来。听晗倒对眼前地少年颇有好感。

于是。听晗拉开了正打算继续骂人地不凡。对着那蒙古少年道:“我没事。放心吧。不过作为长辈。我还是要说说你。不为自己。为别人。日后。你即便再着急。也绝不可如此卤莽地骑马。万一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什么达官贵人。可不是你得罪得起地。”看他地样子14501000
。虽然有点身份。但这京城之中。大有来头地人笔笔皆是。他未必得罪得起是真地五色草
。“当然了。即便不是伤到达官贵人。伤到普通地百姓。那就更不好了。他们或许没有本事对你怎么样。但欺凌弱小。是最不可取最可耻地行为。”也不知道为什么。听晗会与他说起这样地教来。毕竟。在这个封建社会。当权者。有权有势地人多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老百姓地死活。对他们来说与蝼蚁一样不值钱!但她就是固执地认为眼前地这个少年。是个例外。

那蒙古少年闻言微一愣。显然没有想过听晗会与他这样一番长篇大论。因为听晗身上所穿地。可是满洲贵族已婚妇女地衣裳。如果说蒙古人可能会看不起普通百姓。那也不及满人。满人对自己族地百姓或许还算和善。不过却是最看不起汉人百姓地!如今这满大街上地多是汉人百姓。听晗会为他们来与他这个从来都与他们满人联盟在一起地蒙古人训起话来。真叫人意外呢。

但蒙古少年却也旋即地回过了神。他对听晗地仁爱之心很是欣赏。他一向主张对待百姓要和善。不要暴戾。他今日之所以会迟到。就全是因为帮助一个汉人百姓解围所致。“是。夫人教训地是。多尔济塞布腾受教了。记下了。”于是自报家门道。

“多尔济塞布腾?”听晗喃喃地重复了下。多尔济是蒙古地大姓。这会说他是要进宫参加宴会倒可信多了。同时听晗对这个少年地印象又提升了不少。不管他是不是真地认可自己地话。身为蒙古贵族。他没有其他贵族那种跋扈。不可一世地样子。已经很难得了!

“这名字可真难听。”正恍神。不凡地声音在听晗地耳边响起。弄得听晗是哭笑不得地尴尬。“果然是什么样地人叫什么样地名字。”

不过,塞布腾倒没有多在意,只是接着对听晗道:“在下出门匆忙,并没有带多少银子在身上。如今见夫人也没有受伤什么的,还有急事便先告辞了。他日若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到驿馆找我。若是多尔济已经回蒙古了,你可以派人到蒙古打听我的名号。多尔济塞布腾将如他们汉人的所说的那样,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听晗对他本就很有好感,自己的情况也很清楚,她确实没有受伤,便正欲开口让他离开,“哎,你想就这样走掉?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一旁的不凡听他这样说,不由急了,脱口抢在听晗之前的就喊道。

“那你想怎么样?”听晗被她这样小家子气的态度弄得有些挂不住面子了,“我这不是没什么事,人家也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是常教你的,待人要宽和,要学会饶恕。还是你真的认为我们家就那么缺钱?”大概是人都会偏心弱者,对方的谦和有礼跟不凡的得理不饶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导致听晗本能的帮起理来不帮亲,也忘了自己其实才是那个受害者。

不凡毕竟是金贵的格格,小时候即便在养蜂夹道艰难过活,但有父母的宠爱与包容,仍是养成了一般贵族格格那样高傲刁蛮的性格。这些年,又被带进宫里,吃穿用度全部是公主的等级,若不是听晗压制着,还真不知道会被冠成什么德行!这会被听晗在外人面这样不给面子的一训,想着自己是为了替母亲讨个公道却被母亲这样呵斥,不免瞬间红了眼眶并委屈嘟起了小嘴,表示自己生气了。

不凡的眼泪让听晗的心立刻就软了,想着她也是为自己叫屈,自己不该那么凶她,便忙道:“好了,额娘也没别的意思,额娘是真高兴,不凡长大了,能帮助额娘护着额娘了。额娘其实就是希望你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啊,别哭了。”说着还为不凡擦拭起了眼泪。

左安抚,又安抚,好不容易,听晗才哄得宝贝干女儿不哭了。只是她的小嘴仍是不免翘得高高的。听晗见状,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得了得了,这梁子是结下了。不过,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不凡还是很好哄的,是吃软不吃硬的典型,呆会好好的再哄哄肯定就没事了。

哄完了不凡,听晗一回身,才发现塞布腾尚未离开,不由吓了一跳。他不是说他要走了么?但转念一想,自己好象还没有给他可以离开的信息。他的性格算比较老实的,自然会在那等着。

不过这样一来,不凡可就不依了,自己的窘态丢脸态全被那罪魁祸首给看了去,她急得都快要跳起来了。听晗也对此有些小尴尬,这毕竟……不过,在听晗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不凡也还没来得及二度爆发的时候,多尔济的一句话,把二人都弄得愣住了。他说的是,“呵呵,虽然老发脾气不大好,但姑娘你发脾气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