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健康 >> 用药指导

39名高職生緣何成為國企爭搶的“寶貝”_3

2019-03-11 19:08:13

39名高職生緣何成為国企爭搶的“寶貝”

新招聘的高職生跟着中国石化技能大師孫同根學習操作技巧。陳康 攝

目前,許多国有企業尤其是央企在校園招聘时都有學歷要求,本科及以上幾乎是標準配置。在这種背景下,金陵石化2018年年底招聘的39名高職生卻成了企業的“寶貝”,这些學生還沒正式入職,就被其下屬的各家公司盯上了,紛紛申請多要幾个。為了防止这39个“寶貝”流失,金陵石化想盡辦法,早早把他们“圈禁”起来進行崗前培訓,“不給他们更多尋找其他工作的空間”。

堂堂央企內部竟然爭搶起高職生,这種現象背后到底有那些深層次原因?

一線技術崗青黃不接 大學生待不久,職校生進不来

據金陵石化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春節前,这批員工就被企業召集起来培訓,而且春節后還在繼續培訓。这種培訓一方面是為了提高他们的業務能力,讓他们提前適應工作,另一方面也是防止这批来之不易的人才流失。

金陵石化作為中石化下屬的企業,許多本科生甚至碩士、博士生都擠破腦袋要進来,為什么還会这么重視幾十名高職生?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目前企業急需一批技術工人,招聘这些高職生是為了充實一線操作崗位。

作為傳統的石油煉化企業,一線工人是企業的主要力量,在生產中發揮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前兩年,企業轉型升級,在招聘中設置了一些硬杠杠,比如至少是本科學歷,企業已經兩三年沒招聘高職大專生了。

企業的發展自然少不了高學歷的管理和科研人才,但也不能缺少一線技術工人。實際上,作為一家有着幾十年歷史的傳統企業,目前該企業在技術工人崗位上確實出現了新的矛盾,一線技術工人年齡偏大,許多都已經四五十歲,工人隊伍出現了青黃不接的跡象。

據企業的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有些崗位,老工人退休后新人補不上来,最后不得不一人頂兩崗。这也只是權宜之計,為了不耽誤生產,還有一些崗位的工作不得不外包出去,但是煉油石化工是具有一定危險性的行業,工作外包也存在不小的風險,企業擔負着很大的責任。

另一方面,企業招聘的大學生又在这些一線操作崗位上待不久、留不住,人才流失情況也開始出現。

“所以2018年總部給了这些大專生名額后,我们非常珍惜,趕緊去了幾所對口高職院校,經過筆試面試迅速選拔了39人。”該企業一位負責人说,这部分人才將被充實到一線技術崗位上。

據了解,这些人才剛招聘完,雖然還要等半年才能畢業,但已經被企業下屬的各家工司盯上了,都想多要幾个“寶貝”。

讓新員工愿意堅守一線崗位,要讓人干得有希望、有奔頭

從前些年該企業招聘員工的情況来看,許多高職生都在技術工人的崗位上做出了很好的成績,有的進入企業兩三年就能在技能大賽中嶄露頭角。更為重要的是,他们更愿意堅守在一線當一名技術工人。

據專家介紹,在德国等制造業發達的国家,許多崗位的技術工人終身從事这一職業,不会輕易換崗或者轉行,这讓他们更有條件將工作做得更加精細,这也是為何德国制造能夠享譽世界的一个重要因素。

記者在采訪中獲悉,為了鼓勵一線工人堅守崗位,金陵石化工資待遇向一線傾斜已經形成了制度,在这里當一名技術工人,不僅薪水、補貼普遍超過機關崗位,而且企業還為技術工人設置了完善的晉升通道,讓他们干得有希望、有奔頭。

比如按照規定,企業的頂級技術工人可以享受相當于副總師的待遇,目前企業就有兩名技術工人享受了这樣的待遇。另外企業還專門為技術工人設置了高級技師、主任技師等職稱,目前企業高級以上職稱的技術工人近50名,他们中相當一部分都可以享受企業中高層管理人員的待遇。

不僅如此,企業為了給技術工人提供更好的展示機会和舞臺,每年都舉辦很多項技能大賽,獲得技能大賽的選手不僅可以晉升職稱,還可以獲得相應的物質獎勵。比如,對在2018年公司舉辦的技能比賽中獲得金獎的職工,公司給予每人8000元的獎勵。

記者在采訪中獲悉,这樣的人才培養機制也讓許多技術工人愿意一直在崗位上干下去,許多機關干部很羨慕一線倒班工人的待遇。

招70名大學生剩下不到10人 人才崗位錯配現象亟待破解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目前,人才的錯配現象在国有企業中并非个例,甚至在一些国家級重點工程中,大學生也流失嚴重,这讓企業感到很苦惱。

国內某在建大型水電站一家參建的央企負責人對記者講道,該企業四年前招聘的近70名大學生,如今僅剩下不到10人,人才流失極為嚴重。

業內人士指出,这一方面固然因為一些大學生缺少吃苦精神、不滿待遇,但主要原因還是人才崗位的錯配。

據記者了解,目前在許多国有企業,在技術工人的招聘和培養方面往往片面強調學歷,要求本科以上、名校畢業,但这些高學歷者往往與崗位很難匹配,尤其是許多大學生不愿意當技術工人。这一方面導致員工的才能無法充分發揮,另一方面又導致一線技術工人斷檔嚴重,高學歷者留不住,高職、中職生又進不去,企業和人才都很為難。許多企業只能更多使用農民工,然后花費很大功夫去培訓,但由于農民工的工作不穩定,企業需要不停地做重復工作,致使成本較高、效率低下。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一方面管理者抱怨大學生眼高手低,另一方面大學生感覺學不到東西。實際上,在許多企業,一些一線崗位并不需要員工必須具備大學本科學歷,有的崗位職校生能干得更好、更長久。相比本科生,職校生的適應性更強,他们愿意吃苦,同时流失率也較低。

目前国內比較着名的技術工人、大国工匠,不少人沒有本科學歷,相當一部分是技校畢業,但这并不妨礙他们在技術工人的崗位上取得優異成績,作出突出貢獻。如金陵石化的孫同根是中石化集團公司的技能大師,他當年入職时的學歷也僅為中專生,但幾十年来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成為企業頂級技術工人,如今在金陵石化享受着副總師級別的待遇。

近年来,隨着越来越多的国企設置學歷等門檻,職業院校、技校學生已經很難成為这些企業的正式職工,这在一定程度上打亂了以往技術工人的培養模式,也加劇了一線技術工人的匱乏。如今,一些国企也在想辦法解決技工短缺的難題,比如有的企業規定,農民工在技術大賽中獲獎,或者獲得勞模等榮譽可以破格轉成正式員工。但这種路徑畢竟過窄,大多數人很難有这樣的機会。

業內人士認為,金陵石化“爭搶”高職生的現象正凸現出一種轉折:一些国企在人才招聘方面開始變得務實,更接地氣。

痛经小腹痛缓解
黄褐斑食疗怎么调理
跌打损伤的外用中药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