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数码科技

2019年,硬核影视公司有何“破冰术”?

2019-06-22 15:19:10

传媒内参导读:当行业回归理性、秩序急需重塑,每家影视公司都有一本御寒手册。不论是拓展新业务,还是发扬固有优势,抑或借助他山之石,指向的都是共同的目标——活下去。本文以五家生命力顽强的知名影视公司为例,探寻他们在刺骨寒风中的生存法宝。

来源:烹小鲜文/申敏

(ID:pengxx01)

夏至将至,但影视寒冬仍未消散。影视剧版权费高企、演员天价片酬、逃税漏税等诸多乱象扰乱市场正常秩序,相关部门出台限薪令、税改制度、提倡“小大正”以期拨乱反正,视频平台则响应官方号召落实到位,同时出于“自保”主动开启自制剧和分账剧的赛道来结束过去在互联网浪潮下跑马圈地的野蛮生长。近期,关于网文的严查监管再度让以IP改编为生的影视从业者心惊胆战。

在残酷的优胜劣汰生存法则下,一些因绑定明星、风头无两的影视公司,也难逃被“黑天鹅”事件反噬的命运,业绩跳水而掉队。一些没有明星资本化的影视公司反倒因为匠心的金字招牌,独占鳌头。

当行业回归理性、秩序急需重塑,每家影视公司都有一本御寒手册。不论是拓展新业务,还是发扬固有优势,抑或借助他山之石,指向的都是共同的目标——活下去。笔者找出了五家生命力顽强的知名影视公司(注:以下排序不分先后),探寻他们在刺骨寒风中的生存法宝。

正午阳光:深耕内容的“国剧门脸”

在近期结束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国剧门脸的代表——正午阳光的掌门人侯鸿亮坦言,打磨影视精品的秘诀在于“一正四不”原则,即:导向要正确,不做翻拍剧、不做玄幻剧、不做科幻剧、不做偶像剧青春剧。

作品题材类型的偏好,与正午阳光四位创立者侯鸿亮、孔笙、李雪、孙墨龙皆来自山影,擅长正气鲁剧息息相关。

早期《北平无战事》《伪装者》《琅琊榜》等硬核男人戏,打响了“正午出品,必属精品”的口号,奠定其“国剧门脸”的地位,也捧红了胡歌、靳东、王凯等中生代男演员。

作为影视公司新秀,仅用了四年就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正午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侯鸿亮的计划。与此同时,网剧与女性向题材剧集也提上日程。

正午与搜狐联合出品的悬疑爱情网剧《他来了,请闭眼》开创网剧反哺一线卫视的先河。《如果蜗牛有爱情》开播首日,取得全国收视率同时段排名第一,上线14小时网播量破1亿的好成绩。改编自天下霸唱同名小说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始终保持着鬼吹灯系列影视化作品的最高分。女性向剧集方面,《欢乐颂》掀起关于阶层的全民热议话题,让观众见识到了“山东男人帮”的细腻柔软。

今年年初正午阳光先后祭出《大江大河》《知否》《都挺好》三个大招,成功驱散Q1的荧屏阴霾。一个是激活“银发经济”的年代剧,一个是借古喻今的大女主励志剧,一个是现实主义都市情感话题剧。三部作品的主掌镜者分别为孔笙、张开宙、简川訸,不同年龄层的导演代表了正午阳光对当前市场各大主流题材的极强驾驭力。

在今年“白玉兰奖”公布的入围名单里,《都挺好》获得包括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等8项大奖提名,《大江大河》和《知否》各获7项提名。正午阳光成为本届白玉兰奖最强有力的候选者。

回顾正午出品的多部影视作品,叫好叫座的原因不外乎传递普世价值的题材类型、具有工匠精神的主创班底、坚守内容为王的初心。

目前,正午阳光还有一部军旅题材的待播剧《尉官正年轻》,吊足了观众胃口。正在热拍的《孤城闭》《境外组》也都是正剧和主旋律这类热门剧种。看来,砍掉艺人经纪业务、舍弃文旅地产板块的正午阳光,今后将继续深耕影视领域,发挥内容创作的长板,这也是其安稳过冬的法宝。

耀客:做定制剧、布局偶像产业

成立七年的耀客传媒,因绑定六六、周梅森、沈芷凝等知名编剧,在影视产业链上游占领高地,打造过《心术》《宝贝》《兰陵王》《离婚律师》等热度口碑双高的电视剧,堪称早年头部剧制造机。

在2013年-2018年,六年来耀客共出品十八部网台剧,以平均每年三部的产量,不断打造出古装、悬疑、都市情感、青春偶像等多元剧集。

生产力稳定的同时,耀客在资本市场也走得顺风顺水。据天眼查显示,2014年11月,耀客获得分享投资领投的700万A轮融资。2015年7月,获得腾讯领投的3500万B轮融资。在经历了新三板挂牌、摘牌后,2017年10月,耀客再度宣布完成数亿元融资,本轮由云锋基金领投,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乾元资本、远东宏信、瑞力投资、国中创投跟投。

在集结了腾讯、阿里两大互联网巨头后,耀客开始将触角由传统电视剧伸向网剧。至今,耀客已经联手腾讯完成了《老板来了》《幻城凡世》《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人不彪悍枉少年》《大宋北斗司》5部网剧,其中不乏平台定制剧。

这种联合视频平台共同开发、提前锁定播出渠道、减轻影视公司回款压力的剧种,既是顺应行业发展趋势的产物,也是影视公司寒冬中的保险之道。

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背靠腾讯金主爸爸的耀客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近期,耀客开机了两部新剧——《卖房子的人》和《穿越火线》,都是与腾讯系的企鹅影视联合出品。前者是由孙俪、罗晋主演的现实主义题材都市剧,主打网台端;后者是由鹿晗、吴磊主演的青春热血励志剧,改编自腾讯运营的一款射击游戏,主打网络端。

耀客与腾讯的联手除了影视领域,还拓展至综艺。去年偶像元年的金矿初现,一批影视公司布局偶像产业,耀客也不例外。正在热播的腾讯出品的青年团训节目《创造营2019》,人气学员戴景耀正是耀客的签约艺人,他去年还参加过腾讯的另一档音乐类节目《明日之子第二季》。

为了广撒网捕大鱼,耀客也将旗下艺人送到其他视频平台的偶像选秀节目中。比如爱奇艺《青春有你》的学员黄宏轩,但在100进60赛段就被淘汰。可见,影视公司涉猎自身短板的偶像产业,并非易事。如果想凭借新业务打开盈利模式的新格局,还需要时间沉淀。

欢娱:影视、综艺、艺人经纪,三面发力

要论去年网剧大赢家的操盘手,非推出爆款宫斗爽剧《延禧攻略》的欢娱影视莫属。其掌舵人于正的黑红体质,为这家算不上头部的影视公司带来天然的关注度。

编剧兼制片人出身的于正,决定了公司浓厚的影视基因。在继《宫锁心玉》《美人心计》《笑傲江湖》《陆贞传奇》《美人为馅》等多部打出阿宝色于正美学和狗血套路剧情的标签作品被吐槽之后,“厚积薄发”的于正在去年放出大招——用黑莲花魏璎珞点燃被冰封的古装宫斗剧,亿级播放量和话题阅读量,版权销售至海外多国。“于正效应”再次奏效,也让合作的平台方爱奇艺获得可喜的会员拉新。

于是,爱奇艺决定趁热打铁,今年初独播于正的《皓镧传》,演员沿用了吴谨言、聂远、谭卓等多位来自《延禧攻略》的原班人马,可未能延续爆款神话。即将播出的民国热血青春网剧《烈火军校》的主演白鹿、许凯均为欢娱艺人,两人此前在大热古装剧《招摇》吸了一拨CP粉,此番再续前缘能否助力该剧出圈,答案即将揭晓。此外,许凯、李一桐主演的《大唐女儿行》正在热拍,只是在限古令的“紧箍咒”下,前景如何还有待观望。

于正的剧捧人,在此前多部作品都得到过印证。《延禧攻略》里爆红的新人吴谨言、许凯,翻红的“老演员”聂远、秦岚,前三人都是欢娱旗下艺人。随着艺人身价高涨,公司经纪板块的收入也水涨船高。除了演戏,欢娱从综艺、商务、公益等领域多方面开发艺人IP的价值。例如,吴谨言参加综艺《奔跑吧》,还成为浙江卫视文化旅游探索类节目《青春环游记》的常驻嘉宾。

此外,于正将与优酷联合开发国内首档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真人秀《演技派》,节目中脱颖而出的新人届时将参演欢娱出品的影视剧。不仅缓解了国内演员青黄不接的困境,也实现公司的造血。

继续深耕影视、拓展艺人经纪边界、开发为公司赋能的表演类综艺,这是欢娱在寒冬中得以顽强生存的源动力。

嘉行:影视艺人练习生,三合一的“组合拳”

曾以“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双轮驱动创造资本神话的嘉行,在寒冬里估值缩水,新三板的风光不再。限薪令对这类有一线流量艺人为股东的影视公司冲击尤甚。

嘉行主控出品的影视剧,演员用公司艺人,原本给的就是低于市场价的“内部片酬”,所以限薪令对这类剧集影响不算太大。今年刚收官的《趁我们还年轻》、热播的《筑梦情缘》和在拍的《暴风眼》都属于此类,这也是同一公司影视与艺人融合的便利。

对于非嘉行主控的影视剧,为了避当“出头鸟”,像杨幂这类一线流量会自降片酬、把压缩的部分转化为影视项目的股权,享受播出后的收益分成,这时嘉行便会以参投方的身份参与到项目中。

在限薪令管束下,为保证艺人经纪板块收入,嘉行对艺人的运营也呈现出两番景象。一方面,头部流量转战综艺,如迪丽热巴除了去年拍完的待播作品《三生三世枕上书》和《日月传奇》,今年还未官宣影视计划,而是常驻《创造营2019》《极限挑战》两档国民度极高的网台综艺。

另一方面,知名度一般的艺人会出演嘉行之外其他公司的影视剧。在播的《反恐特战队之天狼》里有代斯,《爵迹·临界天下》里有黄梦莹,张云龙则在拍《民国奇探》。这些二三线演员因片酬本就不算高,所以并不缺表演机会。

对偶像产业这块大蛋糕,嘉行去年也开启了进军的步伐。旗下全资子公司嘉行新悦在向《创造营2019》输送了6位练习生后,日前又宣布启动#A嘉计划#第二季的招募。音乐、舞蹈、表演,是嘉行对新生初期的职业规划。

在影视+艺人两点继续发力外,嘉行还积极布局偶像产业,试图将其变成寒冬里公司维持生存的新补给。

新丽:阅文海量IP库支撑,影视作品源头有保证

近日在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2018年IP改编剧比例逐年攀升,原创剧逐年下降。既说明原创力亟待提高,也反映出IP对影视行业的重要性。

在众多知名影视公司里,新丽在IP影视化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因为去年10月,阅文集团宣布正式完成对新丽100%的股权收购。双方达成的最终协议表明:新丽既有的管理团队将继续负责影视剧的制作业务,并有权对原创内容进行挑选,包括从阅文以外的平台选取素材。这意味着新丽有了阅文海量IP库的支撑,在影视剧创作源头上将有充足的多元化资源储备。

由于阅文归属腾讯系,为新丽与腾讯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后者既可以以出品方身份参与前期,也可以以渠道身份采取独播形式垄断优质的影视资源。

例如,去年由新丽和万达联合出品、改编自阅文旗下IP的《斗破苍穹》在腾讯独播;《如懿传》登陆腾讯,收官后反向输出到电视台。今年待播的《庆余年》,以及已经杀青或正在拍摄、筹备的《天龙八部》《斗罗大陆》《鹿鼎记》《雪中悍刀行》等多部腾讯自制剧的出品方名单里则出现了新丽和腾讯系影视公司的名字。

另外,但凡新丽出品的影视剧,都会优先向自家艺人和腾讯关联艺人倾斜。前者如李沁担任一番的《狼殿下》,张天爱主演的《爱情进化论》;后者如吴宣仪挑大梁的《斗罗大陆》。

相比其他影视公司热衷布局偶像产业,新丽则稍显冷静。优爱腾四档男团选秀节目,新丽只送了一名练习生孙泽霖到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但最后以28名落选。从某种程度来说,新丽此举更像试水,而非侥幸押宝。

对新丽这家老牌传统影视公司而言,或许孤注一掷,发挥影视制作的长板优势,才能安身立命。

结语

在风口迭代的产业秩序重塑期,一轮轮“良币驱逐劣币”的洗牌浪潮下,对影视行业敬畏的公司会越挫越勇、乘风破浪,想浑水摸鱼投机倒把的公司则在浪潮褪去后原形毕现。

资本冷却给了炙热的影视行业当头一棒,为每个从业者敲响了警钟,给了大家反思的时间和重新上路的缓冲。尤其在官方指导意见下,未来道路该如何前行,怎样才能顺势创新,这对从业者都是巨大的挑战。这场残酷的洗礼,必将去芜存菁,“幸存者”会实现质的蜕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