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病猫西施正文第十章

2019-01-25 22:19:36

(小说《病猫西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艾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病猫西施全集阅读正文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若儿,你的气色越来越好了,看样子假以时日,你的病一定可以痊愈,这真是谢天谢地。”看到脸色红润的葛若衣,葛老爷一展数日不见的笑容。

“胤人的医术果然精湛。”葛夫人忍不住酸溜溜的说,她以为经过挑拨,这丫头会像个怨妇,岂知她不但病好了,而且幸福得不像话,相对之下,她和老爷之间因此有了心结,老爷好像猜到她对这个丫头使了什么坏心眼。

“爹,你再也不必替女儿担心了。”葛若衣甜甜蜜蜜的一笑,说真的,她不知道是藥效在体内产生疗效,还是爱胤人的热情狂野滋润了她,不过在他的照顾下,她确实越来越光彩动人。

“看到你的身子越来越好,爹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可是想到你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爹还真的有点放心不下。”

“一有机会,女儿就会回来探望爹爹。”

“你只要记得常常给爹爹修书信报平安。”

“女儿知道。”

实在受不了跛他们冷落,葛夫人连忙拿出自个儿准备的东西,“若儿,你快要成亲了,姨娘特地为你准备了一些首饰。”

“姨娘,我不喜欢戴首饰。”葛若衣对她的热情可谓敬谢不敏,谁知道这只狐狸精又在耍什么心机?

“就是不喜欢也得留在身边,你可别让人家说我们葛家寒酸。”她会这么做,说穿了还是为了表现给自己的夫君看,其实她是很疼爱他的女儿,她可不希望好不容易盼到这个丫头嫁人了,夫君对她却是越来越冷淡。

“爹爹帮我准备的嫁妆够多了。”

[这是姨娘的一点心意,你不收就表示瞧不起姨娘洗扫车厂家
。”

“我不是这个意思。”

“老爷,你说句话啊!”葛夫人撒娇的摇了摇梆老爷的手。

梆老爷当然看得出来妻子所作的努力,于是开口道:“若儿,你就收下吧!”

“谢谢姨娘。”这可是卖给她爹的面子,不过,她得找个机会把这些首饰送给别人,她对当狐狸精没兴趣,又何必戴这些首饰呢?

“这是应该的。”

“姨娘百战大厅房卡
,我嫁人了以后,你可别老是跟爹爹呕气,好好照顾爹爹。”虽然她们向来不和,可是离开这个家之后,她唯一能托付爹的人毕竟还是她。

“你放心,老爷是我的夫君,我一辈子要依靠的人,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他。”葛夫人若是一直像此刻这么和蔼可亲,葛若衣大概不会讨厌她。

她知道姨娘一定会扮演好自个儿的角色,怎么说,姨娘是真心爱着爹爹,只是长期以来,有著她这个“敌人”存在,当“敌人”不再有威胁,姨娘当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别扭,也不会动不动就闹脾气,这个家想必会更和气,她衷心期待姨娘能够有所转变,府里的下人也可以受益。

明儿个是她的大喜之日,葛若衣认为自个儿应该快快乐乐嫁人,一直以来,她都不敢妄想自个儿可以结婚生子,生命无常,她早就准备好在成亲之前便香消玉殒,可是命运的安排著实奇妙,因为玉棺,舜胤人进入她的生命,最后她无可救藥的爱上他,她甚至将成为他的妻子,这是多么不可思议,所以,她更应该欢欢快喜的出阁,这么说,若心里有疙瘩呢?当然是要铲除啊!

“你这一回又想干什么?”舜胤人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好像她这会儿是来胡闹的,而不是有备而来的准备跟他谈判。

“成亲之前,我有一件事一定要搞清楚。”葛若衣努力的摆出最酷的架式,怎么说也不能在谈判刚刚开始就阵亡了吧!

“洗耳恭听。”不过,他却显得懒洋洋的,完全没把她的装模作样放在眼里。

清了清喉咙,葛若衣高傲的道:“若是我和玉棺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要哪一个?”

阴冷的笑了,他很不客气的说:“没出息的女人。”

“嗄?”

“没有人会拿自个儿跟个货物相比。”他当她是白痴似的斜睨著她。

“我…我不管,你一定要选出一个。”她的气势好像有一点弱了下来。

“不选。”他狠劲十足的赏了她一个白眼。

“你…”不行不行,她要坚持住,否则不会有任何结果,她随即解下系在腰上的荷包,取出一紫檀木盒高高的举起,一副敢说敢做的狠劲,这一招是受他耳濡目染学来的,“你不选,我就把玉棺摔破。”

冷冷的眉一挑,他不慌不忙的施予言词威胁,“你胆敢把玉棺摔破,新婚之夜你就等着泡在藥桶里。”

“你是说,即使我把玉棺摔破了,你还是要娶我?”气势瞬间瓦解了,她已经心花怒放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是说过要玩你一辈子吗?”舜胤人实在很会泼人家冷水。

真是令人沮丧!梆若衣咬著牙,真是令人不甘心,她就再重新摆出谈判的架式,“我问你最后一次,你确定不选玉棺?”

“你摔啊!”他恶狠狠的瞪着她,仿佛在向她挑衅。

“我…我摔。”她不可以老是被他压制得死死的,她好歹要为自个儿争一次气,不服气的给他瞪了回去,然后她用力的将紫檀木盒往墙壁一扔,砰!这下子玉棺没有支离破碎也只剩下半条命。

眉头皱也没皱一下,他阴森森的道:“你真行。”

“我…还好。”不知道是不是大错已经铸成了,刚刚的嚣张跋扈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葛若衣怯怯的往后一缩。

“你会有个永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寒颤,她诚惶诚恐的说:“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我们等著瞧!”

“我…我道歉。”若是不小心让人家知道,她的新婚之夜是在藥桶里面度过,她岂只是太丢脸了。

“来不及了。”

抿著嘴,苦思了半晌,她撒娇的黏到他身边,“胤人,我爱你。”

“我也爱你,这一招没用。”

顿了一下,她惊吓的瞪大眼睛,他刚刚说了什么?

粗鲁的推开她,他迳自拿起书册Ahref=阅读,彷佛他刚刚不曾表白过。

[胤人,你刚刚说了什么?”她没把他的冷漠当一回事,眼巴巴的又缠上来。

“不记得。”

“我记得,你是不是说你爱我?”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也要死皮赖脸,他刚刚说了很宝贵的一句话,她还以为自个儿一辈子都听不到。

拍了拍她的脸颊,他狠毒的说:“你流口水的样子很好笑。”

“我哪有流口水?”她不自觉的用衣袖擦拭嘴角。

[铜镜在里头,你自便。”

“胤人,你别那么小气嘛!”

“你有法子把玉棺变回原样,我就对你慷慨一点。”

“真的吗?”

“你不会试吗?”

“好,我去试试看。”她热情勤奋的转移阵地,可是一个破碎的玉棺怎么变成原样?作白日梦比较快吧!

**

新婚之夜,到处张灯结采喜气洋洋,葛府今天每个人都很快乐,唯有葛若衣这个新娘子…呜!那个坏心眼的家伙不但把她泡在藥桶里,还恶劣的把这儿当新床使用,她激情的洞房花烛夜从此蒙上阴影,真沮丧!

“胤人,我好累,我们回床上好不好?”她肯定是“空前绝后”、“独一无二”的新娘子,悲惨到了极至!

“我还没玩完。”

好狠!可她还是得软言软语的哀求,“我们明儿个再玩好不好成都侦探公司
?”

“白日梦。”

“人家今儿个是新娘子,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我还对你不好吗?”他可是陪著她一起泡在藥桶里。

她已经从黑夜战到天快要亮,再没力气跟他争辩,还是直接挂在他身上打盹比较干脆,他没有限制她不能在这儿睡觉吧!

当她闭上眼睛,舜胤人竟然抱起她跨出藥桶躺到床上,他对她的惩罚够了,她好歹花了一个时辰,很努力的把玉棺变回原状,虽然没什么意义。

下一刻,葛若衣突然精神抖擞的爬了起来,因为她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胤人,我一宣忘了问你一件事。”

他轻哼了一声。

“你今年几岁?”

斜睨了她一眼,他邪恶的予以嘲笑,[这会儿知道只会太迟了吗?四十二。”

“不会吧!”她惊愕的瞪大眼睛,能够拥有“怪医”的称呼想必不年轻,可是他看起来不像有那么大岁数的人。

“笨蛋,相反。”

怔了半晌,她忍不住叹了声气,她怎么老是被他耍著玩?

“你怎么不问我家中有几个人?”

“我是很想知道,可是…”

“你只要在乎我,其他的都不必管。”

“你一向如此目中无人吗?”

“是我行我素,你不也如此吗?”

想了想,她点了点头,不过…“我没你那么恶劣。”

“可是你爱我。”他的口气好狂妄。

终于又逮到这个Ahref=话题了,她马上坐到他的身上纠缠了起来,“胤人,你是不是也爱我?”

“白痴。”这还用得著问吗?

[这是什么意思?”死缠烂打她也要正正式式的听到一次。

“…]

老天爷,这是什么样的洞房花烛夜?不过,这对夫妻倒是挺乐此不疲。

【全书完】

*欲知兵家老大姊兵兰生与古董商秦夏生之暧昧情事,请看花儿新月缠绵113情人眼里出西施之二《蛮牛西施》

*欲知韦家卖货女韦语瑄与归乡游子史狄之热闹情事,请看叶双新月缠绵114情人眼里出西施之三《八卦西施》

*欲知姚府小姐姚采香与王爷赵文步之天作之合,请看阳光晴子新月缠绵115情人眼里出西施之四《臭屁西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