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90后孙宇晨:460万美金的巴菲特午餐,他还能吃400次

2019-06-23 15:24:13

智谷趋势(ID:zgtrend)| Phoebe Liu

坐落在曼哈顿49街和第三大道交界处的Smith&Wollensky,是华尔街精英们最喜欢光顾的牛排店。

来此消费的顾客穿着体面,神采奕奕,他们或是金融界大鳄,或是时尚界巨头。

如果说华盛顿是美国的政治中心,那这里就是纽约人眼中的权利之屋。

这间以白绿两色为主调的两个小洋楼里,价值数亿美元的投资或并购计划往往就在顷刻间被敲定。而即使是如股神巴菲特这样的人物,也连续18年选择在此处与午餐拍卖中标人一起吃饭。

但这个传统或许将被改变。

6月4日,当Smith&Wollensky的服务员们还穿梭在厨房和客厅中忙得不可开交时,一条“锐波CEO孙宇晨456万美元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微博颇具意味地冲上实时热搜榜单。

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中,孙宇晨透露,与前三位中国人不一样,由于巴菲特觉得他很特别,今年午餐地点初定旧金山。

按照孙宇晨的人生信条:做事一定要做第一、够特别。这股劲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先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

谁都没有想到,最不相信比特币的巴菲特将同一位靠数字货币发家的90后共进午餐,甚至这位90后还企图在通过午宴拉开说服巴老进行投资数字货币的序幕。

虽然已有三位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中国人在前,也许是前人的经历不足以辉煌到震慑凡心,对于孙宇晨来说,大多数人对这场午餐依旧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在孙宇晨微博下面,赤诚的打气声与阴阳怪气的评论交织在一起,以往每条微博平均只有一百多条评论,现在一下蹭到了三千多。

和三位看似老实巴交的70后、80后巴菲特餐桌伙伴不同,深谙流量就是王道的孙宇晨,反而因为一顿午餐,又尝到了站在风口浪尖供人“瞻仰”的甜头。

这一次,孙宇晨成功让更多中国人知道,他是谁。

01

孙宇晨是谁?

“我一直都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的长期信仰者,同时我希望邀请区块链行业知名人士一起与巴菲特交流,从而增进顶级传统投资人与数字货币的理解与友谊,让整个行业真正受益!”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消息一传出,孙宇晨在微博、朋友圈和个人公号上接连发出这段“誓词”。

这位在百度百科上有着多达60条个人经历参考资料的90后,一直以来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

有人说他是币圈的贾跃亭,他对这个说法否认又讨厌;也有人相信他,能够让数字货币价值自由流动不会成为巴菲特口中的骗局。

相比起“马云最年轻的门徒”、“90后精英创业者”、“世界多所名校学生”这些光鲜的名号,孙宇晨早早隐去了曾经叛逆的自己。

2006年,是孙宇晨的第一个人生转折点。那一年,他刚刚从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把所有反面人物填上班主任名字,正面填上自己名字的叛逆期中走出来。

他读王小波、读李敖,崇拜韩寒的“傲世独立”,希望复制韩寒的成功之路避开应试教育走向成功。

但经历连续三年投稿失败后,孙宇晨意识到,或许只有彻底“沦陷”到高考这条路中,才能够涅槃重生。

他把所有书搬回家,开始恶补过去两年落下的课程,最终凭借北大自主招生降分20分的门槛,以650分进入全国顶尖学府。而这也成为他日后屡屡提起的谈资:一年时间,“三本变顶尖”。

只是,入学仅过了一年,孙宇晨依旧是那个文艺青年,但不再崇拜韩寒了。以往的偶像在他眼中,成为“跟不上我们90后的时代,本质上还是太懒了”的存在。

曾经他所认为的只能写出“一坨大粪”作品的郭敬明,反而在这个时候成为他所称赞的人——“很牛逼的资本家,他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样的转变在孙宇晨前29年中经历过很多次,比如,2011年马云开通微博,看到他一个星期内多了上百万粉丝,孙宇晨莫名其妙:这人干吗的?到后来参加湖畔大学,坦言和马云相见恨晚,“哎呀,大家一下感觉就很铁”。

对于孙宇晨,争议太多,其中一条来自GQ采访得来的评价流传最广。

一位投资人称他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比方说他原本只有100分,精心包装成1000分的样子,只要这个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1000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02

那些买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

当孙宇晨还埋头于题海,为高三搏一把时,同年,第一位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中国人段永平出现了。

2001年,创立了“小霸王”和“步步高”的段永平移居美国,经过5年英语口语锻炼,他自认为具备了与巴菲特交流的口语能力,于2006年以62.01万美元拿到巴菲特午餐入场券。

与巴菲特吃完饭以后,段永平先后于2009年和2010年参加了vivo和oppo两家手机公司的创办,而后退居美国,一年仅回国参加两次董事会。

他自称在往后做投资之时,每每会把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当做信条:“投资最重要的事就是弄明白所投股票的价值所在,如果你不清楚这只股票的价值是多少,你就不能碰。如果你明白它的价值,就没什么可怕的。”

此后,段永平在投资路上一路风生水起,坦言,做投资的收益远超做实业之时得到的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在段永平这场午宴上,一位年轻的小伙也被带到了饭桌上,他是黄铮,后来创办了走“农村包围城市”之路的拼多多。

第二位与巴菲特吃过午餐的是“中国私募教父”赵丹阳。当时午餐标价已经由2000年的2.5万美元攀升至211万美元。

与段永平不同,赵丹阳和巴菲特的午餐经历让巴总体会到了中国人的“精明”。

就餐期间,赵丹阳向巴菲特推荐了一只其早已大量持有的股票——物美商业。尽管交谈期间,巴菲特只是表示他会适度关注,但这依旧没挡住国内韭菜的心。

巴菲特万万想不到,赵丹阳利用他打了一场广告——饭局结束后连续四个交易日,物美商业股票大涨近24%,而赵丹阳也在这次收割中狠赚了1.3亿港币。

最后一位就不同前两位那么幸运。

继赵丹阳利用巴菲特打了一把广告后,以游戏发家的中国人朱晔于四年后再出发,这一顿饭,他花了234万美元。

按照他的说法,自己与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尤为相似:不炒股、做实业,只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东西,并且青睐长期持有。

而事实上,这位青睐长期持有不炒股的董事长却经常在股海里沉沉浮浮,阶段性买入抛出相关影视公司的股份。

以旗下有著名的IP剧《琅琊榜》、《伪装者》的儒意影视为例,朱晔与2013年购入49%的股份,而后仅持有一年就疯狂抛出,净赚3亿。

也正因为他总在股海中不合常规的操作,2018年,朱晔就因为违反证券市场操作,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立案调查。

看来,与巴菲特一同共进午餐的人,也并不总是能够平步青云。

03

这些竞标者争的究竟是什么

在巴菲特过去18顿拍卖午餐中,18个人各自都心怀“鬼胎”。有的人为了投资致富而来,期望能从巴菲特这里得到一本财富圣经;有的人则是利用巴菲特做了广告,诚如赵丹阳,很赚一笔;还有的人为了见见偶像,一度拍下两顿午餐,后来成功被巴菲特纳入麾下。

至于这第四位想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年轻人,他的真实意图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早在上个月,全球市场进入紧急避险状态,一向不被市场信任的比特币涨势之猛赶超其他传统避险资产。

6月伊始,拜川总抡起大锤东西半球一通乱砸所赐,全球经济彻底进入群殴状态。数字货币和黄金一样,成为炙手可热的投资品,以瑞银集团为首的一批金融公司也在6月4日宣布计划开始使用数字货币进行跨境结算交易。

热钱终于在这场集体逃难中得到了一丝喘气的机会,数字货币在传统市场的不信任中似乎也得到了翻身的机会。

而诚如孙宇晨这样深谙流量重要性的数字货币代言人又怎么会放过这一次绝妙的机会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