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知识

喧嚣过后“门可罗雀” 巨亏21亿后ST中南如何自救

2019-06-22 15:16:33

财联社(江阴 记者王俊仙)讯,5月31日,ST中南(002445.SZ)2018年度股东大会在无锡江阴举行,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全文及其摘要》、《关于公司2018年度财务决算报告的议案》以及临时提案《关于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等。而ST中南现任董事长、原实控人陈少忠不在新一届董事提名名单中。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ST中南自2013年开始筹划“跨界”转型文娱行业,却在2018年迎来公司的“至暗时刻”:不仅需要应对影视行业寒冬,还深陷原实控人违规担保、诉讼缠身、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巨亏21亿元等深渊。如今戴上“ST”的帽子,公司如何才能摆脱困境,本次股东大会能否给出答案?财联社记者为此进行了实地探访。

“冷清”的股东大会

ST中南的股东大会在其老厂区二楼会议室进行,该厂区所处地点较偏,设施较为老旧,不时有卡车进出。进入厂区后可以看到,有一些高3-5层的办公楼,其余为“不锈钢材料库”等车间。

此次股东大会在下午2:30举行,除了9个ST中南董监高和2位见证律师外,仅有两位中小投资者出席,股东会现场显得较为冷清。

ST中南董事长、前实控人陈少忠出席了股东大会,其先是宣读了股东大会审议的11个议案,随后进入股东提问环节。

一位持有8万股ST中南股票的江阴本地小股东率先发问:“虽然我是江阴本地的,但这厂子我是第一次来,这门面我觉得怎么也要用油漆粉刷下吧,太难看了,公司不好归不好,门面还是要的。”

对此,陈少忠解释称:“这是我们2003年建的老厂,现在就上市公司在这边办公,原来办公在北京的。现在老厂环境和发展需求也匹配不上,所以有的已经租给别人了,公司的制造板块都在新厂。”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召开此次股东大会之前,ST中南的第四大股东常州京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向董事会提请增加临时议案,包括《关于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关于修改的议案》、《关于修改的议案》、第三届监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的《关于监事会换届选举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的议案》。

根据临时提案,ST中南的董事会成员数将从9位降为7位,且董事长陈少忠不在此次董事会提名中,这或许意味着陈少忠将卸任董事长一职。

陈少忠对此回应称:“因为我是违规担保受到谴责,不适合再做董事了。”

存在多项违规

陈少忠的违规担保行为,早在2018年8月27日、发布2018年半年报前两天,就被公司“自爆”。

当时,ST中南发布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包括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有限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主债务人主要为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南集团”)及其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陈少忠。根据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6月30日,前述对外担保金额累计约为人民币9.81亿元。

除了违规担保,中南集团和陈少忠还有资金占用等违规行为。

公告还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并实际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占用的资金余额为3.1亿元,同时,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以公司的名义对外开具,且仍由第三方持有的商业承兑汇票累计票面金额为1.15亿元。

以上共涉及14.11亿元的违规操作,引来深交所多封关注函,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起起诉讼。仅在2018年9月26日的公告中,ST中南就披露了公司涉及的8起诉讼。

根据今年深交所给予ST中南、陈少忠等的纪律处分决定书,深交所查明ST中南及当事人存在的违规行为包括:一是中南集团和陈少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其中直接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7.3亿元,通过违规开具商票方式占用合计1.98亿元;二是未履行审批程序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涉及违规担保金额11.31亿元,且ST中南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三是重大诉讼披露不及时,未及时披露诉讼金额9.18亿元;四是控股股东股份冻结信息披露不及时。

而在公司的“多事之秋”,ST中南很多高管却选择了“一走了之”。

从2018年8月ST中南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提出辞职开始,至2019年1月15日,公司已有包括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副总经理刘煜,总经理洪涛,独立董事胡晓明等在内的多名高管辞职,不再担任公司职务。 为了消除上述违规操作带来的负面影响,2018年9月28日,ST中南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积极解决上述问题,积极多方筹措资金,并已于2018 年9月26日至9月28日归还上市公司374.47万元。同时,与商业承兑汇票持票人确认沟通,减少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应兑付金额4000万元。

另外,当时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还承诺在公告出具之日起一个月内解决剩余资金占用及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问题。

对于该承诺的履行情况,5月31日,陈少忠表示,“目前有些案件法院还没判下来,判下来之后如果要公司赔偿,会拿出一个赔偿方案来。”

而在资金占用方面,根据ST中南5月31日晚间的公告,中南集团集团违规占用资金本金已全部归还至上市公司,其中资金占用形成的利息2064.05万元尚未归还。

对此,陈少忠告诉财联社记者,现在这笔利息还没全部还上,有计划在还。

转型失败?

在召开此次股东大会的厂区大门口,财联社记者看到厂区标注了两个公司名称,大门左手边写的是“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右手边写的是“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红”字残缺),正好完美诠释了ST中南目前所涉及的两个行业。

实际上,从“重工”到“文化”,正是ST中南一次重大的转型。不过,ST中南用了接近7年的时间,让人们看到跨界影视圈是一条多么“艰难”的路。

2013年,ST中南提出拟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影视传媒行业为契机进入文化产业,形成双主业公司,还与中南集团、中植资本等共同发起设立并购基金作为上市公司文化传媒产业整合平台。

2015年2月,ST中南聘任前凤凰卫视中文台长、搜狐总编辑刘春为公司首席文化官。此后,公司开始频繁并购影视、游戏等行业公司。

跨界之初,ST中南似乎“顺风顺水”:2015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从千万元级别跃升至1.39亿元,同比大增112.43%;2016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29亿元,同比大增64.05%;201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93亿元,同比增长28.1%。期间,《我不是药神》、《建军大业》等多部票房大热的影片背后,都有ST中南的身影。 不过,好景不长,影视业寒冬袭来,公司业绩受到严重拖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9.7亿元,同比下降 36.4%,其中文化娱乐行业的营收为3.62亿元,同比下滑逾六成,文化娱乐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7年的64.74%降为37.36%;归母净利润为-21.01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2.71亿元,同比下降1051.77%。同时,由于公司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等,ST中南被迫大额计提商誉减值。根据公告,公司共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7.79亿元。

“过去的一年在外部经济环境收缩的情况下,影视行业经历了补税等风波,游戏行业受到版号停发等政策影响,行业内公司业绩都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但如果因为业绩较差就突然一下子计提这么大比例的商誉减值准备,会让投资者质疑‘大洗澡’。”江苏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如此表示。

而对于ST中南这样的转型成果,投资者自然不买账。一位小股东就在股东大会现场提出质疑:“目前情况是否说明公司之前的转型是失败的?”陈少忠则回应称,公司影视板块主要还是受大环境影响,整个文化行业都是从去年开始出现了这种问题。

对于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公司后续发展举措,陈少忠坦言:“目前有考虑将一些效率不好的文娱资产剥离,当然也要看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