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新闻

“巨无霸”IPO,A股的“发动机”还是“抽水机”?

2019-07-08 08:53:04

红刊财经 张俊鸣

进入7月,A股的IPO进度渐有加快之势,除了一些中小盘股之外,超过百亿级别的“巨无霸”公司IPO也渐渐浮上水面,其中又以邮储银行和中国通号最引人关注。其中,邮储银行计划发行52亿股左右,如果按今年一季末每股净资产5.49元平价发行,募资金额将超过280亿元;而中国通号的拟募资金额也达到了105亿元, IPO后预计市值超500亿元,有望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在中小盘股为主的科创板中扮演“第一权重股”的角色。

这两家“巨无霸”融资合计接近400亿元,是什么样一个概念?大约相当于2019年上半年600多亿元IPO融资总额的60%,也接近2018年全年的 0%,融资金额不可谓不大,对A股市场整体的“抽水效应”也不可避免。从理论上来说,目前实施的打新配售机制只需要在发行完成之后“货到付款”,而不必像早年那样用现金申购,造成大量资金被冻结影响市场流动性,因此虽然这两家“巨无霸”的融资金额较大,但发行时的影响还相对可控;而比照此前大盘股IPO都会引入相当比例的战略投资者锁定股份暂不流通,发行时真正从二级市场“抽水”的资金还将进一步减少。因此,从发行到上市的这段期间,“巨无霸”融资对市场的影响相对不大,甚至不排除部分资金为了新股中签“无风险套利”,预先买入二级市场的股票作为配售市值,对市场短期还有稳定的作用。

但对市场真正的考验是在“巨无霸”上市之后。如果这两家“巨无霸”上市之后获得市场的追捧,比照其它新股的炒作那样连封涨停,那么上市初期势必要有巨量资金在涨停板上守候,才能实现;而如果表现相对低调,那么在发行价上方打新资金也有利可图,同样会产生较大的抛压,需要二级市场的真金白银来承接。而相对发行价上涨越多,维持股价需要的资金量也就越大,对二级市场的整体压力也就越大。

历史上看,这种大盘新股上市之后,导致股指出现阶段性转折点的案例并不少见。最典型如2007年的中国石油,11月5日上市当天上证指数大跌2.48%,上市时间也和6124点的大顶位置相差半个多月;2009年的中国建筑也是如此, 7月29日上市当天上证指数大跌5%,4个交易日之后的 478点成为接下来5年多指数的波段高点;2015年的国泰君安,6月26日上市当天上证指数大跌7.40%,相距此前上证指数6月12日见顶5178点只有9个交易日,而当天上证指数的点位,4年多来再也未曾见到。2007、2009和2015年三次牛市见顶前后,均有“巨无霸”公司发行上市,虽然不排除有巧合的成份,但从资金流向来说,对市场的压力确实不容小觑。

2018年6月“独角兽”工业富联的上市,也存在类似的现象。巧合的是,当时上证指数的点位在 000点出头,和目前十分接近;工业富联上市前市场也经历了一波调整,但6月8日上市当天上证指数依然下跌了1. 6%,并在6个交易日后向下跳空跌破 000点整数关,直到8个多月之后才重新站上。事实上,从最近10多年来A股IPO募资金额超过100亿元的“巨无霸”上市后的市场走势来看,上市当天大盘下跌概率较大,表明“抽水效应”在相当程度上存在;但上市之后1个月市场的涨跌则逐渐和“巨无霸”脱钩,呈现涨跌互现的格局。除了市场逐渐消化吸收抛压之外,也和股指所处的点位、行情阶段密切相关(见表1)。

表1:IPO募资超200亿元的“巨无霸”上市后和股指波动关系

因此,接下来邮储银行和中国通号两家“巨无霸”的IPO,也将考验A股行情的成色,某种程度上将成为A股走势的“试金石”。比较理想的情况是,它们上市之后能在涨幅不超过10%的价位进行平稳换手,这样的话,既可以避免过度爆炒给市场带来巨大的“抽水”压力,还可以让参与打新的资金获得适当的利润,有助于因打新配售而买入的二级市场筹码的稳定性,实现安全着陆。2010年7月15日农行的上市就是典型的案例,上市当天农行最大涨幅仅2%出头,收盘仅上涨0.75%左右,实现了低调平稳上市;而上市当天虽然上证指数下跌了1.87%,但农行的低调走势对大盘的影响降到最低,上证指数接下来展开接近4个月的上涨,从2400点一线上涨到 186点,波段涨幅超过 0%(见图1)。

图1:农行上市前后上证指数走势

从目前市场的量能水平和换手率来看,远不能和2006-2007年大牛市阶段相比;同时,目前大盘股的定价也存在更多的“地心引力”作用,不容易大幅炒高,炒高之后也很难长期将股价维持在大幅脱离同行业估值的高位,价值回归势在必行,因此参与“巨无霸”上市之后的炒作需要十分谨慎。此次邮储银行和中国通号都有在香港上市的H股,无形中对发行价产生相当程度的“锚定效应”;尤其是邮储银行,其在今年2月被银保监会定位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与“工农中建交”同列六大行,理论上市盈率、市净率的估值不应当相差太远。即使邮储银行在“普惠金融”方面深耕颇久,具有一定的发展特色,2018年报和今年一季报的多项指标也比较好,但也很难大幅偏离。尤其是在五大行A股股价普遍破净、市盈率低至个位数的情况下,邮储银行的股价如果上市大幅爆炒,无疑存在较大价值回归的风险(见表2)。

表2:五大行A股的估值

(截至2019.06.28,按一季报计算;农行、中行已分红)

因此,投资者对“巨无霸”IPO的影响需要密切关注,除了适当参与打新、上市之后不宜追高之外,更要关注其对A股整体市场的影响。如果上市时涨幅不大、走势平稳,同时股指处于相对低位,不排除成为新一轮秋季攻势的“发动机”;而如果上市前股指已经大幅走高、人气亢奋,那么“巨无霸”高调上市被爆炒,则可能成为行情波段见顶的“抽水机”,投资者对此应做好两手准备,灵活应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