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新闻

《乐队的夏天》:不死的少年,不死的摇滚

2019-08-10 09:37:50

这期节目录制时黑白文娱有幸在现场,如果这能是某个新时代的开始,那当然很好。

如果这只是个昙花一现的热闹,那也是很英勇的一次热闹。

作者:阿柴

编辑:掌柜王先生、蓝大人

版式设计:飞翔

如果这能是某个新时代的开始,那当然很好。如果这只是个昙花一现的热闹,那也是很英勇的一次热闹。

黄色手环

当时掌柜王先生问我想不想去看,特约作者阿柴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说不为别的,就为了去现场看一看当下最拿得出手、最有活力的乐队到底会给出什么样的现场演出,下文为他的现场及感受。

排队进入录影棚的时候,我旁边有个99年出生、戴紫色头带的姑娘,她一直在跟旁边的女生聊天,她们是在前阵子的麦田音乐节上认识的,没想到又会在这里遇到。

热爱音乐的人凑到一起,总是会有很多话讲,比如手环。

《乐队的夏天》录制现场的每个观众都会有一个入场手环,手环分两种,黄色的乐迷团,蓝色的评审乐迷团,蓝色手环有座位,但大部分都要坐在后排座位上,黄色手环的人没有座位,但可以在舞台前那个站立区,站在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

头带姑娘说:“当然要站在最前面啊,看乐队演出,谁要坐着,站着蹦才high呀!”

旁边女生说:“难怪刚刚好几个人想拿蓝色手环和我换……”

我手腕上的也是黄色手环,我入场后就站在距离舞台不到两米的地方。

少年之心

搞摇滚的乐手们常常给人桀骜不驯、谁都不服、什么都不在乎的印象,来参加比赛也是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

很多参赛乐队都说过自己是来玩儿的,说比赛结果并不重要。

可比赛就是要赢,没人来比赛是为了输而来,尤其是对这群仍旧赤诚的摇滚乐手而言。

这场是积分赛的第二场,两场比赛成绩相加,淘汰排在最后一名的乐队。

刺猬乐队是第一个上场的,他们上一场成绩很好,这次就放松了很多,在“理想世界”这个主题下唱了一首《24小时摇滚聚会》。

我一向喜欢刺猬,但这个现场演出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反而不是歌本身,而是刺猬本身的状态。

他们最开始来比赛的时候,觉得节目组并不懂摇滚乐,也并没有真的把这当做一个正经比赛,甚至对跟拍导演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甚至在这期之前的比赛中,刺猬的成绩一度并不太好。

但这一场他们表现得格外畅快淋漓,现场观众也给他们打出了很高的分数。

鼓手石璐披了一件闪着光的大衣,表演结束后非常有气势地走到台前来跟乐迷们交流。

马东说:“你看刺猬现在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之前成绩不好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缩着、萎着的,现在整个就昂首挺胸、意气风发起来了。”

嘴上不在乎,其实赢了也会很开心,这不是虚伪,这是专属于摇滚乐手的单纯和赤诚。

分分合合

海龟先生的演出赢得在场观众和所有参赛乐队的一致赞赏。

他们选的是《Where are you going》,把“应该往哪儿走”一遍又一遍地唱出来,他们的现场表现沉稳又带着一点微微的风骚,你能听到他们每一个鼓点、每一声喘息。

唱到结尾,主唱李红旗有点微微哽咽——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首歌来诠释“理想世界”这个主题,是因为他们的乐队其实早已经历过“应该往哪儿走”这一阶段。

他们的吉他手黄巍曾经离开海龟先生长达十年的时间,因为个人发展,因为对音乐的灰心,因为种种可说不可说的原因,他们曾经分开过、崩溃过。

直到十年后,李红旗在一个喝醉酒的凌晨,给黄巍发了一条信息说,“兄弟,回来吧,我们再一起做音乐啊”。

黄巍是第二天早晨才看到这条信息,那一瞬间,他眼泪就掉了下来,他没有犹豫,就又回到了海龟先生乐队。

他们在现场一字一句地把这段经历说了出来,说到动情处,仍旧忍不住需要稍微调整呼吸和语气。

我之所以会对这个细节这么感怀,是因为同一场的盘尼西林正在经历乐队人员的更迭,也因此盘尼西林对海龟先生更加感同身受,甚至在开唱之前,盘尼西林的主唱小乐临时加了一句“今天这首歌献给李红旗”。

盘尼西林的吉他手因为种种原因,决定要离开乐队,参加《乐队的夏天》就是他最后一次以盘尼西林乐队吉他手的身份进行演出了。

现场能看出来主唱小乐其实很难过,包括他当场选的歌都带上了很多黑暗和绝望。

马东问吉他手为什么会走。

吉他手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

后来,老狼说,没事,说不定十年后,你也会像海龟先生的黄巍一样重新回来呢,人生不就是分分合合嘛,缘分到了就一块玩,缘分尽了就分开,说不定什么时候缘分就又到了。

乐队就是这样了。

有合就有分,有一起快乐做音乐的时光,就也会有走向不同方向的伤心时光。

不管是海龟先生那样时隔十年后一句“兄弟,回来吧”,还是盘尼西林这样无奈又落寞的分别,分分合合、林林总总都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

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永远绽放

《乐队的夏天》比赛比到八强,留下来的都是很强的乐队,无论谁名次不好,无论谁这场被淘汰,都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旅行团乐队在上一场积分赛里排名最后,这次他们就选了一首《byebye》,把这当做在这个舞台上的最后一次演出来对待。

所以他们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拿出所有的能量来演出,甚至出现了整场演出的唯一一次“跳水”,观众群全部嗨了起来。

乐评人都说:“很多人都不服你们,但你们今天的表现让他们不得不服,让他们不得不站起来一块儿嗨,这就是你们的厉害。”

Mr.woohoo则贡献了另一种热情,他们带着他们家乡的海岛热情,用一首轻松快乐的歌作为他们在这个舞台的告别之作。

正是因为他们在乎这个舞台,所以他们才更愿意在这个舞台上释放他们最深情的一面。

九连真人是我一直私心很爱的一只乐队,他们那天开始唱时,我一直听到隐隐约约的水声,我扶了一下眼镜,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们的主唱站在一把雨伞下,一股水流从录影棚顶上冲泻而下,直直地打在雨伞上,以搭配他们歌曲的意境。

这个舞美的实现难度很高,尤其是在演播现场,很容易出意外,但节目组也细致地完成了这个效果极好的舞美,其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两场积分赛后,Mr.woohoo被淘汰了,要说遗憾,当然有遗憾,毕竟他们真的是很强的一支乐队,可既然是比赛,就一定会有输赢,不是他们,也会是别人。

就像马东所说,这是个比赛,可结果一点儿都不重要。

这节目原本就不是一个要拼个你死我活、争个第一第二的节目,这节目原本的宗旨就是想要让更多人了解乐队、了解乐队文化。

这是第一次有人花这么多钱做了一档专门关注中国乐队的节目。

这事是很重要的。

为什么韩国能出现《超级乐队》这种节目,其实但凡你稍微多看一看韩国的音乐节目,就会知道“韩国是人均出道的水平”这话一点都不假。

从乐手到乐迷,从业人员到普通大众,韩国社会整体的音乐素养就是已经在那里了,在这样的土壤里才会生长出《超级乐队》这种神一样的节目。

而《乐队的夏天》所起到的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起始作用,它在让更多的人知道音乐还有别的玩法,而且这玩法还挺带劲的。

这个节目让大家重新想起来,音乐不只有抖音,不只有选秀,不只有买榜造数据。

让大家重新发现,还有一群人是在很认真地掏出一颗赤诚的心来做音乐给你听,重新想起还有一些音乐是很好听的、是值得被发现的。

这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

如果这能是某个新时代的开始,那当然很好。

如果这只是个昙花一现的热闹,那也是很英勇的一次热闹。

无论如何,这事儿都真的挺重要的。

The END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