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无限物联

亚当费恩斯坦爱情诗歌和革命贯穿了他的一生

2019-05-13 12:13:57

从一定程度上说,喜欢一个作家,跟谈一场恋爱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情到深处,会去走他曾经走过的路,读他曾经读过的书,吃他曾吃过的食物,更有甚者,会为他写一部传记,记录他的各个方面。读《聂鲁达传:生命的热忱》一书,便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感受。

聂鲁达是拉美文学史上一名伟大的诗人,他的一生经历坎坷,爱情、诗歌和革命贯穿了他的一生。而他的爱情是与他的爱情诗互为一体的,我们大多数人认识聂鲁达即是从他的情诗开始的,还有那部描写聂鲁达革命时期的经典影片《邮差》。其实,聂鲁达的一生远不是他的诗和一部电影所能概括的,他本人的魅力也随着他的诗的流传而持久不衰。

作为一名精通西班牙以及拉丁美洲文学的研究者,亚当·费恩斯坦搜求广博,采访了聂鲁达最为亲近的朋友和亲人,吸收了新近发现的档案资料,还踏访了智利、西班牙、俄罗斯、西班牙等聂鲁达的足迹曾抵达之处,并结合历史场景,精彩地出现了这位20世纪偶像人物的一生:他既是对法西斯主义口诛笔伐的战士、勇于推崇土著文化的外交使者、用终生精力追逐爱与自由的诗人;也是沉醉于原始森林的甲壳虫热爱者、被通缉的逃犯、穿越安第斯山的冒险家、毕生敞开家门的聚会热爱者、几千难民的解救者……

对细节的精彩出现是一部传记能否吸引读者的关键。亚当·费恩斯坦以聂鲁达所创作的诗歌作品为脉络,抽丝剥茧般地“起底”聂鲁达的人生经历。比如,少年时,聂鲁达就很有女人缘,两个邻家女孩试图诱惑他;17岁生日前,他跟工人们睡在干草堆里,一个女人摸索着来到他的身旁,拿走了他的初夜。正是这些经历促成了他那些头脑发热的青春期艳情诗句,也成绩了《二十首情诗和1首绝望的歌》(以下简称《二十首情诗》)的结集出版。

对读者来说,通过了解作者创作一部作品背后的故事,更能触摸到作者的本真。亚当·费恩斯坦对聂鲁达青少年时期经历的梳理,让我们看到他的《二十首情诗》中种种情欲的由来。不但聂鲁达自己混乱、绝望、不满的心态贯穿了诗集,他所爱的女人们仿佛也一样复杂,一样感染了自相矛盾的病毒。在聂鲁达笔下,女人是多样混合体,时而是性快乐的对象,时而是避难所,时而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时而是宇宙强力,是货真价实的物理存在,是诗人怀里的爱人,转瞬间又不可企及。可以说,那些形象既反应了聂鲁达的生理贪欲,也反映出他超出单纯性欲寻求满足的呼吁,他的文学冲动和野心在诗集中毕露无疑;而他所爱的女人,则构成了一道桥梁,连通孤独隔绝的个人与宇宙神秘的温暖。

聂鲁达是一个沉湎于酒的狂欢者,从不谢绝女人们的追捧和物欲享乐。女人是聂鲁达生命中十分重要的拼图,即便是在生命中艰难的时段,聂鲁达也能被极其热烈的恋情所捕获。他在写作和女人之爱中寻找慰藉,几乎在任何时候,他都具有许多女性,她们短暂地与他相处,帮他减轻无聊和空虚。在远东担负外交官的时间里,出于孤独,聂鲁达娶了定居爪哇的荷兰女子玛露卡,却又因为性隔离和性冲突,在新婚不久返回家乡智利的长途航行中就结束了对妻子的爱。回到智利后,聂鲁达又开始寻求别的女人。

聂鲁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任职的时间并不长,仅仅八个月,他与诗人博姆巴尔的妹妹陷入恋爱,这一时期最伟大的作品《哀伤的颂歌》很可能就是写给她的。这首诗,显示了聂鲁达在努力用更新的、更积极的热情记忆,“中和”,乃至抹去旧的记忆。事实上,聂鲁达终其一生都经常被他当下的爱情所折磨,他所经历的痛苦并不是来自当下的性经历,而是来自将他自己与过往回忆一刀两断的努力。

亚当·费恩斯坦不吝笔墨,大量地还原和描述了聂鲁达在不同女人之间的游走,而他对每一段情史都热情奔放,尽情投入,用情至深。在五花八门的情感经历中,他的诗歌也源源不断地问世。通过这些诗歌,我们不但可以看到爱的纯洁、坦荡和美好,同时,也看到了一种更灼热的能量,那就是生命本身的热忱。这类热忱,推动万物生长,推动男人走向女人,也推动诗人唱出他心中的歌。

在聂鲁达197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的近半个世纪,世界各地的人们就已从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中摘抄诗句来互相表白,更多的人则深深沉迷于《元素颂》的优雅、《大地上的居所》的深奥、《大诗章》的张力、《狂想集》的机灵,和他后期爱情诗所向无敌的抒情性。甚至可以说,在亚当·费恩斯坦的笔下,聂鲁达仿佛已经不是什么“诗人”,而是一团灼热的野火,从星星点点而渐成燎原,所到之处,女人、男人、树木、草原,都禁不住燃烧起来;又像是奔涌的巨浪,但凡有所接触甚或目击,都能体验到他澎湃的激情和无边的辽阔。

聂鲁达是诗人,也是热情洋溢的共产主义者,是曾经流亡海外的政客,他热爱人民,也是人民的宠儿。他的影响横跨全部20世纪和全球,他与20世纪最迷人、最富有影响力的人物过从甚密,包括洛尔迦、毕加索、艾吕雅、阿拉贡、爱伦堡等。他的一生卓尔非凡,主要从事各种外交以及政治活动。而随着他对政治和无产阶级大众的关注逐渐增加,写作重心也发生转移,在他后期的写作中,逐渐褪去诗歌中细腻忧伤的私人情感,转而代为普罗大众放声歌唱。尤其是在他的流亡岁月中,他诗歌的力量和他死里逃生的纯洁欢欣,使他不但赢得了挚友,同时也赢得了政敌的衷心支持。

爱情、诗歌和革命,是贯穿聂鲁达一生的三个主题,亚当·费恩斯坦用他的冷静和仔细,把这三个主题都演绎得淋漓尽致。作为目前“第一本资料完整的英语传记”,他围绕着聂鲁达与三位妻子和众多情人的交往,通过核心档案探索诗人的私密世界,揭开传主英雄事迹和个人品质之间的联结,揭示聂鲁达的生死爱欲与政治狂热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揭穿了聂鲁达人格以及政治关系上不那么有魅力的一面,还原了一个有血有肉、生死爱欲的诗人形象。诚如译者杨震所评价的,他让我们得以进入诗歌背后,“掌控聂鲁达用69年时光写出的最为重要的一部鸿篇巨制”。

包头治疗妇科最好的医院
前列腺异位能治疗吗
儿童癫痫治疗事项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