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球旅行

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正文第八十二章回到A

2019-01-25 22:20:13

(小说《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随梦逐流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阅读正文第八十二章回到A市(5),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一上楼我就知道我错了,这哪是什么清纯的学生妹啊?

等我打量房间的几秒钟时间,她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包括那幅眼镜也取了下来。

我不得不说,她的容貌,她的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美丽。包括下面那稀疏的浅黄色的毛,都和别人那么的不同,在平时一定会让我薄弱的意志轻易地失去抵抗。

可是我现在脑子里全是闯王和刘云的影子,一刻不停地想着怎么才能找到他们,所以没多大的性趣!更何况这种地方的女人,再漂亮也会让我有恶心的感觉。这并不是看不起她们,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可是让我不讨厌她们可以,现在让我和她们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我就有点抵触了。或许是柳莺莺她们太好了,潜意识里觉得不能对不起她们吧?要是给她们传染上了一些恐怖莫名的什么病什么病,我还有脸再活下去吗?

“学生妹”以为是自己的媚力不够,于是象蛇一样扭动着身子向我靠了过来。

“别动!”我叫住她:“我只洗洗头按摩按摩就够了!”

“切,来这里的谁是真正洗头按摩的啊?”她不屑地说,好象很看不起我这个乡巴佬一样的人:“谁不知道蓝月亮根本就没有真的洗头妹,只有鸡啊!”

一般做小姐的人都深恶痛绝别人称她们为鸡,有时别人叫她们小姐她们也不乐意,非要让别人叫她们“小妹”,正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的思想。可没想到她竟然称自己为鸡,真是个怪人!

是她已经麻木了,自暴自弃?还是她本来就这样愤世嫉俗?有时要想去了解一个人的内心,比到月球还困难。

不过说明她至少是不虚伪的,自己是鸡就是鸡,她没有把自己当作凤凰。

这种态度我喜欢!虚伪总让人出离愤怒,因为感觉到了自己的被欺骗。

“我今天真的没什么兴趣,要不钱我照付,我们聊聊吧?”我说。

反正有钱拿,她点头答应了。

也许是出于职业道德,她并没有穿上衣服,而是很随意地站着,让我能够欣赏她的胴体。那种随意和漫不经心,却能让我感到淡然、宁静与别样的美丽。这是个有着优雅气质的女人,说不定学历还比较高,我暗暗想道。

不过这样和一个裸着身子的陌生女人聊天,我感到很不适应,反而感到自己象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局促不安。所以我对她说:“你把衣服穿上吧!”

她愣了一下:“是我的身体很难看吗?”她可能想继续诱惑我臭氧机
,她觉得办了那事她拿钱才是心安理得的。

“不,是你太好看了,我觉得你这样漂亮的身体,被我的眼睛这样肆意地看来看去,是对美丽的一种亵渎!”我解释着,不知道自己的理由会不会太过牵强。

“可是在现在的社会里,美丽早已按照一定的价值进行买卖。再美丽的东西,在别人的眼里都只是一个商品。”她哽咽着,也许想到了她的美丽被廉价出售的原因吧?

我想不出什么安慰她的话,也不想去深究她背后的故事,我相信她的故事足以让我感动。我唯一能表达自己那可怜的同情之心的,就是拿出厚厚的一叠钞票,放到她的手上。

“请你不要拒绝成都私家侦探
,我知道这样可能会冒犯你的尊严,但如果你不接受,我会不安。我对你及你所从事的行业也不存在任何的偏见,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再呆在这里了!”说完我就拉开门,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我看见她身体抖了一下,张大了嘴却没有出声。

王师傅还没有出来,我决定自己先出去溜达一下。我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可新鲜的空气在城市里根本就不存在。

刚走出去就看见了跟踪我们的小个子,我朝他走去,他显得很慌乱,他没有躲避。

“你跟着我们一路过来的吧?”我问他。

“是,哦,没有!”看他那幅模样,基本排除了他是公安的可能。

“你跟着谁混?”我再问他。

“混?”他茫然。靠,不是混的?那是普通的打工人员?那跟踪我们干嘛?

“你跟着我们有事吗?”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这家伙跟着我们绝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也许他知道闯王的行踪?

“我,我知道你们要找的那些人的消息。”小个子的话让我一下兴奋起来。难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快说,他们在哪里?”我的语气很急促,声音也比较高郑州电缆二厂
,可能吓着他了,他向后面退了一步。

我几乎就要上去揪住他的衣领,让他快说。可是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冷静,明白了冲动是魔鬼的道理。

我心里暗暗戒备着,怕他开溜。其实这根本就没有必要,他既然跟了这么远,哪会轻易就自己跑了?

“唉,我最近手气一直不顺,打牌输了好几千块,我老婆骂死我了。”小个子唉声叹气的,好象是我让他输了钱似的。

靠,让他说闯王的消息,他倒跟我诉起苦来了。要是以前,老早挨了我两个响亮的耳光了。想敲我点钱就直说嘛!我摸出一叠钱,啪地拍在他的手上:“快说!”

这小子一见钱两眼都直了,把钱放到口袋里,又用手按了按,生怕那钱长翅膀飞走了。然后才抬头对我说:“走吧,我带你去!”

他怎么知道我要找谁?他含含糊糊地说以前就住在附近,见过我们这些人。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了!闯王,我来了!兄弟,你最近过得还好吧?

我的心又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那是激动和欣喜在心中激烈澎湃的缘故。

找到闯王,也就能找到刘云了。刘云,我亲爱的宝贝儿,从我走后你有没有梦到过我?你心中还有我吗?会不会埋怨我?甚至恨我?

想到这里心中又有了一丝不安,万一她心中已经有别人了怎么办?我的脚步象灌了铅一样沉重起来。

该面对的终要勇敢去面对!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勇气了?

不管她对我的态度怎样,我都要对她好,好好地补偿她,给她幸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