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球旅行

女孩就該成為犧牲品?現實比《都挺好》更殘酷

2019-03-11 19:04:42

女孩就該成為犧牲品?現實比《都挺好》更殘酷

《都挺好》劇情

《都挺好》姚晨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6日電 題:“你嫌棄我是个女孩 你為什么要生我?”

作者:袁秀月

“蘇明玉,你是个女孩,你怎么能跟你兩个哥哥比呢?你以后還要嫁人,我们只負責你養你到十八歲。到老了,我们也不需要你養。”

電視劇《都挺好》中,女主角蘇明玉從小就和兩个哥哥有不同的待遇。母親可以賣掉她的房間供大哥留學,她想考清華,卻只能被迫讀免費師范。

大學时,母親又賣了一間房給二哥買婚房。氣憤的蘇明玉回家質疑母親,卻只得到了上述回答。

蘇明玉脫口而出:“你嫌棄我是个女孩,你為什么要生我?”

失望的蘇明玉最后決定出走,十多年再沒回過家,直到母親去世。

你嫌棄我是个女孩,你為什么要生我?

有引發無數討論的《歡樂頌》在前,正午陽光的这部《都挺好》早被預定為“話題爆款”。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媽寶,無論那一个都能引起人们討論的熱情。

因為有时候,現實總是比劇情更精彩,也更殘酷。

在蘇家,蘇明玉從記事起就遭遇着不公平的待遇,兩个哥哥心安理得地接受着父母的偏愛。

作為既得利益者,他们沒人能體会到小妹的委屈。二哥甚至覺得,妹妹復習功課时給他洗衣服是理所當然。母親死后,妹妹出錢買墓地也是理所當然。

蘇家矛盾的源頭在于母親的強勢,但蘇母年輕时也是重男輕女的犧牲品。在原着小说中,蘇母之所以嫁給蘇父,是為了能夠把哥哥的農村戶口轉成城市戶口。結婚后,她也一直貼補哥哥。

但她似乎并沒有認識到这有什么不對,这才造成了她對兒子的縱容,對女兒的苛待。

不顧自己的小家庭,而去幫扶自己娘家的弟弟,甚至沒有原則掏空自己,網友為这類人取了个稱號,叫“扶弟魔”。

去年7月還有这樣一則新聞,在山西省呂梁市中陽縣,11个姐姐湊了32萬給最小的弟弟辦婚禮。父親身體不好,家里沒攢下什么錢,平时大多靠大的幫襯小的,女兒補貼娘家。接受采訪时,姐姐说这完全是自愿的,家里沒有重男輕女,但網友仍為她们打抱不平。

有人認為,重男輕女的家庭往往等于,被耗掉的女兒+被廢掉的兒子。就如二哥蘇明成一樣,在母親的嬌慣下成為一个“巨嬰”。

《今日说法》中有这么一个案例,江蘇淮安一對夫妻,因重男輕女把二女兒送人。16年后,因小兒子患白血病需要骨髓,才想起这个女兒。

女兒的養父答應捐骨髓,但考慮到女兒年紀還小,提出存一筆錢在第三方,作為女兒的健康保證金。誰知生母不同意,她還跑到女兒的學校,想把孩子搶回来。失敗后還在學校張貼大字報指責養父,絲毫不考慮女兒的感受。

蘇明玉拒絕成為犧牲品,但很多女孩子卻沒得選擇。馬昕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上大學时,家里说沒錢,只給過她2000元生活費。大學四年,她到處打工賺錢。畢業后,她遠赴深圳工作。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積蓄,卻總是被要求貼補給哥哥。馬昕不像蘇明玉那樣有魄力,雖然心里不樂意,但為了母親也不能不管。

“你嫌棄我是个女孩,你為什么要生我?”事實上,不止蘇明玉这句話,女孩们還問過更多。

為什么我從小就要做飯、洗衣,而哥哥或弟弟就只負責玩?

為什么大家都说我遲早要嫁人,讀書多了沒用?

為什么我工作賺錢了不能自己存着,卻要給弟弟還房貸?

為什么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還被義務要求貼補幫助娘家?

……

生孩子就要負責啊

人可以選擇自己的伴侶、朋友、職業,卻唯獨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父母是否盡責,家庭是否和睦,兄弟姐妹間是否一碗水端平,这仿佛是道概率題。

雖然事業成功,但家庭仍然給蘇明玉留下了永遠的陰影。母親去世后,她又再度被拽進蘇家这个漩渦中。

除了強勢的媽,蘇明玉還有个懦弱的爸。小时候,母親一打罵她,他就去上廁所、看報紙。他沒有絲毫作為父親的責任感,在妻子去世后,更是只為自己活,一味向子女索取而不顧他们的生活。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但不管是蘇母還是蘇父,都沒有盡到父母的義務。

家庭促使蘇明玉早早獨立,成為獨當一面的女強人,但也讓她養成倔強生硬的性格,被家人誤解為冷面冷心。

蘇明玉一直擺脫不了的正是原生家庭問題,这个心理學領域的詞匯,正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關注。

從2008年創建的“父母皆禍害”小組,到《歡樂頌》中被父母哥哥“吸血”的樊勝美,再到《狗十三》中的“中国式家長”,原生家庭的討論越来越多。

高曉松[微博]曾在節目中談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他说,他一輩子沒問過父親問題,正是因為長達20年對原生家庭的不滿,尤其是與父親之間不好的關系,導致他年輕时出現很多問題。

很多人還会引用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这句話——“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

而很多討論都指向一點,即父母不再是絕對的權威,可以被否定和批判。

“你生我又不想養我,你生我干什么,難道就給你當出氣筒嗎?”年輕的蘇明玉問道,蘇母沒法回答,只是大聲呵斥閉嘴。

對蘇母来说,也許蘇明玉的出生曾帶来不好的回憶,也許是她真覺得女兒沒用,也許有其他原因。但这并不是她苛待女兒的理由,孩子不是父母實現自己私欲的工具,也不是任憑自己擺設的木偶。

為人父母,具有教養的責任。然而很多父母卻從未想過,為什么生孩子?

當然,原生家庭并不能解釋所有,將自己的挫折歸咎于原生家庭也不可靠。成年后的孩子,也要面對社会的歷練,及时“斷奶”。

無論你曾被怎么苛待過、嫌棄過,須知,你要變得更強,一切都会好的。就如《都挺好》的制片人侯鴻亮所说:“原生家庭欠你的,你總要自己拿回来。”

地图舌怎么好得快
舒筋活络药水品牌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