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环球旅行

大學生受校園貸盤剝后摸清門道 轉頭成行業“佼佼者”_3

2019-03-11 19:05:48

大學生受校園貸盤剝后摸清門道 轉頭成行業“佼佼者”

作為在校大學生,他曾受校園貸盤剝,但那次經歷讓他摸清了其中門道,并成為校園貸行業的“佼佼者”,最終因催貸不成非法拘禁他人獲刑。法庭上,他说——“我也曾是校園貸的受害者”。

非法校園貸引發的悲劇讓人唏噓不已,但零抵押、門檻低、放款快的貸款方式,仍吸引一些涉世不深的大學生飲鴆止渴。同时,有的頭腦靈活的在校大學生看到了其中的“商機”,不僅自己放貸做幕后推手,賺取高額利潤,遇到還不上款的學生,還会使用各種暴力方法催收。山東省膠州市檢察院對一个利用校園貸網絡平臺、面向在校大學生從事非法借貸業務的團伙依法提起公訴,近日,膠州市法院作出判決,被告人趙斌犯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被告人錢超和孫堂犯非法拘禁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八个月。

在校大學生放貸

20歲的趙斌案發前是山東濟南某高校大三學生,別看年齡不大,卻已馳騁校園貸“江湖”兩年多,不僅成立專門的工作室,在多个網貸平臺上放貸,還雇用工作人員審核材料、催收欠款。平时趙斌負責招攬生意,其他人整理貸款人資料、收集通訊錄、電話催收欠款等,業務范圍遍布山東省內各大高校。

雖然還是學生,趙斌的信貸業務已相當老練。貸款學生通過群或關注“同信圓”公眾號找到趙斌,私下商量好貸款金額和利率后,在借貸平臺上填寫自己的真實信息,包括學校、專業、家庭住址、聯系方式等,還要手持身份證自拍后上傳照片、同步手機通訊錄、截圖父母等。趙斌和他的工作人員在學信網核實該人是否為注冊在校學生,確認無誤后,貸款人自書貸款合同,寫明貸款數額、還款时限、利息等,手持合同拍照上傳,然后簽約貸款,最后錢匯入貸款人的錢包或者支付寶賬號內。

一些女大學生為了獲得普通額度2至5倍的貸款,不惜以手持身份證的裸體照片或小視頻作為擔保。趙斌落網后,辦案人員在他手機里發現200多个裸貸照片或視頻文件。

辦案檢察官介紹,雖然趙斌對學生放貸金額并不高,一般五六千元,有的一兩萬元,但收益驚人。他給出的周息一般是30%至50%,每周一結,放款时扣除當期利息和10%的中介費,如果逾期不還利息翻倍。这就相當于借5000元到手时只有3000元,但是還款、罰息时都按照5000元執行,還不上錢时產生高額逾期管理費,甚至漫天要價。

紅火的校園貸業務讓趙斌從一个窮學生搖身變土豪。他和女朋友在校外同居,租住高檔社區,購買奔馳車代步,各種大牌奢侈品傍身,實現了一夜暴富。“其實以前我也是校園貸的受害者”,回憶起如何接觸校園貸,趙斌在法庭上说。

父親在他上高中时,因為販賣毒品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他立刻感受到巨大的經濟落差和周圍人的鄙夷。從那以后他發奮圖強,高考时成績達到一本線。但是進了大學,經濟上的窘迫,讓他很難在同學中找到存在感。一次,他通過某校園貸平臺貸款1000元,通過瘋狂打工還了近5000元。但是这次經歷讓他摸清了其中門道,于是從中介干起,逐漸成了这个行業中的“佼佼者”。

遭遇欠貸不還

在青島某高校讀大二的李悅,来自一个小康之家,和女朋友平时在校外租房同居,周末還要出去旅游,父母給的生活費很快捉襟見肘。李悅上了大學就開始接觸各種校園貸,靠借貸維持高消費。2017年8月至9月間,李悅在“同信圓”上借了9萬余元,當他打算再貸款时,正好聯系到趙斌。因為李悅有過多筆不良貸款記錄,信用度不高,趙斌沒有放貸給他。

已經負債累累的李悅于是讓女朋友周芳向趙斌借款1萬元,周利息35%。拿到錢,李悅馬上還了其他借款的利息,又找到同學鄭祥、王文幫忙,讓他们以自己的名義貸款,再三保證不用他们還款,沒有任何風險。在李悅的操作下,鄭祥、王文很快通過審核,雖然只借了5000元,卻被要求在借條上寫下“借到1萬元,支付寶轉賬3000元,現金7000元”。

7天很快過去,鄭祥、王文和周芳沒能還錢,趙斌通過打電話、多次催要,李悅東挪西湊,讓鄭祥、王文各還了1500元,讓周芳還款3500元。一周后,鄭祥、王文和周芳又接到了催收還款電話,不接電話就收到短信、轟炸,甚至同學也收到了说他们是老賴的短信。

在多次電話催收無果的情況下,趙斌意識到打電話、發短信催收不起作用了,于是他找到同校老鄉錢超和某體校學生孫堂,問他们想不想掙點外塊。錢超和孫堂知道趙斌的“本事”很大,不假思索答應下来。

催貸不成非法拘禁

2017年10月8日是十一小長假返校之日,趙斌叫上錢超和孫堂一起駕車趕往青島,走之前還復印了周芳欠錢不還的傳單。路上,趙斌告訴他们,青島某學院的幾个學生借錢不還,打電話也不接,所以讓他们幫忙去要錢,“能還錢最好,如果和那兩个男生打起来了就使勁打,欠的錢也不要了,權當醫藥費賠給他们,如果那个女的不還錢,就在學校散發傳單”。

趙斌一行三人来到青島某學院,根據鄭祥等人提供的个人信息,進入學生公寓樓,找到鄭祥、王文,因為其他學生也在場,趙斌提出到外面談還款的事情。隨后幾人一起来到學校附近的工地。趙斌讓他们馬上還錢,鄭祥、王文拿不出錢来,趙斌踢了王文幾腳。趙斌心生一計,想讓他们通過其他方式貸款后還錢,于是強迫二人上車一起去青島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在一家網吧過夜。

晚上,鄭祥、王文的同學給他们打電話,問在那里,為什么不回去,他们吞吞吐吐地说在開發區玩,遮掩了過去。趙斌拿走了二人的身份證和王文的銀行卡,并囑咐錢超和孫堂機靈點,看好他们。

10月9日下午,趙斌用鄭祥、王文的手機下載某貸款App,折騰很久才通過審核貸到2400元。王文提出回學校,趙斌見暫时也要不回更多的欠款,就讓他们錄了一段視頻,鄭祥、王文分別一手拿一沓現金,一手拿借條,趙斌問:“你是否在我这里收到現金7000元?”他们回答“是”。隨后趙斌給了50元讓他们打車回學校。

之后,趙斌、錢超和孫堂返回青島某學校散發傳單,上面有周芳手持借條的照片,个人、父母的聯系方式,對她貸款的事情大肆污蔑,發完傳單后三人駕車返回濟南,趙斌分別給了錢超、孫堂400元好處費。

周芳之前收到鄭祥的短信,知道催債的人已經到學校,嚇得躲在宿舍不敢出去,從同學那里看到傳單后,只得報警求助。而回到學校的鄭祥、王文見到警察后甚至不敢承認被脅迫。但是,趙斌糾集錢超、孫堂為強迫被害人再借款后還款,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累計24小时,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很快在濟南落網。

肠道敏感拉稀怎么办
科学瘦身的最好方法
神经衰弱导致失眠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