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评论

网约车变阵:美团、滴滴、高德

2019-07-16 12:04:13

美团打车终于再下一城。

6 月 5 日,端午节前夕,美团打车正式登陆北京,而北京恰恰是网约车老牌玩家滴滴的大本营。

可谁也没想到,美团打车 进京 的姿态,已由那个两年来与滴滴在多地酣战挥金如土的斗士,摇身一变,成为了又一个打车。

至此,高德和美团以低成本和零运力入局,成为了首汽、曹操、阳光和 AA 等一众中小网约车平台的外置 流量池 ,这也让网约车领域渐变为三足鼎立之势——昔日一家独大的滴滴,迎来两个事实上的实力对手。

而与历史不尽相同的是,这个局面在短期内,恐怕谁也干不掉谁。

美团 v.s. 滴滴:曾经两败俱伤的开局

2017 年 2 月美团上线网约车服务。

当时,美团打车并没有选择一线城市当做根据地,而是避开滴滴锋芒,以南京作为第一站,直到 2018 年 月,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才迅速与滴滴展开拉锯战。

几乎同一时间,滴滴宣布斥巨资进军业务,首批城市为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滴滴外卖通过降低佣金和奖励来获得首批商家和用户,与美团抢滴滴地盘的做法如出一辙。

美团打车来势汹汹,对上海地区前一万名注册的司机给出三个月内零抽成(此后改为 8%)的福利政策,同时只要单日上线满 10 小时同时满 10 单,即可拿到 600 元的保底收入,而超过 600 元,还将奖励 200 元。这种补贴力度打了滴滴一个措手不及,当时,滴滴还维持 20% 左右抽成比例。

打车业务登陆上海不久,美团 CEO 王兴就公开宣称, 要在 日内拿到上海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在大额补贴之下也确实做到了,上线三日订单量就突破了 0 万单。

好景不长,短短一个月后,滴滴内部邮件称,美团单均亏损 0 元以上,难以为继, 目前已被压制在 15% 以内,并仍在持续下滑。

另外,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和市价检局在美团打车上线后不足 12 小时,就联合对其进行约谈。一个约谈的结果就是:美团打车的注册车辆及驾驶员数据需接入上海市行业监管平台,并且勒令撤掉低价竞争的宣传广告。

而后,美团打车高调宣布,将会进军北京、成都、杭州和福州等城市,据第一财经当时的报道,对于包括北京等城市即将上线的打车业务,美团还准备了 10 亿美元,而且上不封顶。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 即将上线 竟是一年之久。

在这一年之中,网约车行业迎来巨变,滴滴顺风车因为频繁出现的安全问题被迫下线,美团打车的扩张也戛然而止。

一方面,数起滴滴顺风车司机遇害事件使得整个社会舆论导向对网约车业务推进极为不利;另一方面,烧钱扩土让美团倍感疲惫,作为上市公司,美团需要一份相对好看的财报。

据美团财报显示,2018 年包含美团打车在内的新业务营收 112 亿元,销售成本 155 亿元,其中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高达 44.6 亿元,相比 2017 年的 2.9 亿元翻了 14 倍有余。

滴滴也在同样的困境中:2018 年,滴滴巨额亏损 109 亿元,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共计投入 11 亿元。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在滴滴出行的 app 内置的 有问必答 模块中算了一笔账:各类成本费用的总和 ( 21% ) 超过实际收取的服务费 ( 19% ) ,其间的差额 ( 2% ) 由滴滴网约车业务来承担——这部分就是亏损。

2019 年 2 月,滴滴宣布对非主营业务 关停并转 ,对内宣布裁撤整个外卖业务部,并将其转至海外。就在 2 个月后,美团打车宣布变更业务模式,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

至此,滴滴与美团的首次正面交锋可以说以两败俱伤告终。

改换 佛系 姿态

沉寂一年之后,美团终于在 2019 年端午前夕在北京上线打车业务。目前被呼叫频次最高的 型(对标滴滴快车),主要以阳光出行、AA 出行和曹操出行为主,在舒适和商务等中高端车型中也接入了首汽与神州等平台,但相比高德缺少了滴滴、携程以及出租车业务,在车源方面处于劣势。

同时,美团早已下架其独立打车 App,司机端也显示为 当前定位城市(北京)暂未开通 ,这表明美团已经不在自营和聚合之间徘徊,决心通过 流量 吸引更多出行服务商。

PingWest 品玩在最能体现运力的晚高峰时段尝试美团打车,分别在西五环、西四环、西二环三地测试,均未能叫到车,同一时间,分别以两次滴滴快车呼叫成功和一次高德阳光经济型呼叫成功告终,美团打车在价格方面,与高德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高于滴滴快车。

我们发现许多司机对美团进京一无所知,甚至有些惊讶: 怪不得这两天阳光和 AA 两个司机端都在升级维护,可能就是在对接美团。

目前,美团打车与之主营业务关联的主要场景就在于用户要打车去某个商户(酒店或者餐厅),可以在美团 App 中的商家页面,直接点击打车,作为其一站式生活服务的补强。

对此,美团也多次表示, 新模式侧重在用技术投入推动用户体验,不会涉及大额补贴。

美团打车与高德接入的出行平台别无二致,除了给这些平台带去新客单,并不能单纯通过聚合模式解决行业运力不足的根本问题,而不再抢占运力的美团,也就失去了与滴滴正面较量的资本,即便在高德面前,也没有优势。

比起美团打车此前的强势姿态,此次进京可以用 佛系 来形容,但其仍可凭借聚合模式吞噬滴滴逐渐难以消化的用户需求,高德就是一个正向参考。

运力为王,滴滴间接成全对手

封号了,滴滴不让我干了。 一位阳光出行司机孙师傅对 PingWest 品玩说。

目前滴滴市场占有率仍高达 90%,但打不到车的情况却越来越多,也就是说,9 成市占率并不能满足 100% 的滴滴用户需求,这主要体现在早晚高峰、恶劣天气、夜间等时段。

PingWest 品玩在午夜 12 点以后再次尝试三个平台,此时滴滴提示前面有 60 多人排队,而美团、高德则无需排队,几乎 秒接 。接单的是一位 阳光经济型 的李师傅,他表示, 你是打不到车,我是等半天接不到单。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滴滴运力和用户需求不匹配的情况正在加重。

另外,有 报道,目前高德打车业务日订单量已经突破 400 万单,每单按单收入 1.5-2.5 元。以此计算其订单量已经达到滴滴的 16%(2500 万单),并将从中获利超过 0 亿元 / 年。

虽然高德也向 PingWest 否认了这一数据,但高德打车已经成为很多用户的第二选择。

实际上这是一个连锁反应,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就在于, 此前滴滴陆续对一大批综合评定不合规的司机进行封号处理,现在滴滴车主少多了,以前最能干,专职的,最有运力的那帮人,都被滴滴裁下来了。 孙师傅说。

究其原因,这批人主要以黑车司机为主,基本上都被查处拘留过,据李师傅介绍, 只要拘留一次,国家就禁止其上线,滴滴就必须将其裁下来,然而留下的这帮人未必有裁掉的人能干。

李师傅表示, 我曾经就被拘留过一次,但当时没想到会直接封号。

据多位司机反馈,目前阳光出行和 AA 出行的 经济型 司机,大多来自滴滴,孙师傅透露, 这批让滴滴裁掉的司机最开始去了易到,结果易到黄了,钱都提不出来,现在就都让阳光和 AA 接收了。

在别的平台就可以合规上线,等于就是不想让滴滴用这帮人,老让其他人抢生意就是因为它(滴滴)没那么多司机了,活儿再多,没车不是白搭么? 孙师傅说。

很明显,滴滴放走的这批司机正在成为竞争对手的核心运力。

相应地,阳光和 AA 等出行平台也将走上滴滴的老路,承担违规风险,一旦被查处,将大大降低聚合类打车平台的服务能力,所谓的市场份额,也将变成一场泡沫。据孙师傅分析, 目前阳光出行可能是行业第二大运力。

2016 年,北京市正式对外发布《网约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细则》。细则指出,北京市依旧延续了此前 京车京人 的规定,网约车司机的驾驶证件需为北京市核发,接入网约车平台的个人和车辆必须经过审核,具备相关资质后才能上路参与营运。

这也极大限制了滴滴壮大其司机团队,而本身就少的合规司机并不都愿意带车入驻。

怎么算都不合适,我合法的干,不想每天被查,一辆车就算 15 万,营运车辆保险每年 1 万 4,8 年 60 万公里强制报废,每天路上跑最多也就跑 5 年,每天光折旧就 00 块左右,再算上油钱成本,一天下来成本怎么也得 600-700。 一位曹操专车司机给 PingWest 品玩算了笔账。

这位司机还表示,假设在曹操平台每月流水 20000 左右,到手可以拿到 18000-19000, 我现在混着日子干,到手也有 12000 左右,公司赔钱,大家都在赔钱做这件事,先做市场嘛。

而这批中小体量的出行平台,此前需要面对的是平台没流量,司机无单可接,司机很可能会因此转投滴滴这样的大平台,而随着高德、美团入局补足了这一劣势,这也导致中小出行服务商可以将运力作为唯一核心指标,相应的,滴滴的流量优势正在下降。

一个新故事:滴滴聚合

成为行业的绝对老大,但仍然如履薄冰的滴滴,无疑早就触到了行业的天花板,滴滴现在急需书写一个新故事来盘活局面。

今年 4 月份,在优步的 IPO 文件中显示,优步公司拥有的滴滴出行 15.4% 的股权在 2018 年年底价值为 79.5 亿美元,以此推算,滴滴出行总估值约为 517 亿美元左右,相比此前媒体报道的 580 亿美元估值已经缩水不少。

据不完全统计,自 2015 年以来,滴滴已经取得了支付、网络小贷、融资租赁、 保理和保险代理 5 块 牌照,看起来美好,但由于场景单一,与竞争对手相比优势不明显;其次,滴滴一直布局的 后市场也由于其进展缓慢,短期内还无法撑起局面。

相较两者,滴滴在推进生活服务这件事上显得更为激进,除了布局外卖业务,还在 2018 年 7 月宣布与在线旅行企业 Booking Holdings 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并获得来自 Booking Holdings 的 5 亿美元战略

2019 年 2 月,印度连锁酒店集团 OYO Hotels Homes 获得了滴滴出行的 1 亿美元投资,据报道,该公司本轮融资的 10 亿美元中,有 6 亿美元专门用于中国市场,其余资金将用于招聘和其他海外市场扩张。

而今滴滴正在布局的酒旅业务才是美团最大的现金牛。

但即使生活服务将成为滴滴接下来的一个主要发力点,也无法对正在不断涌现出的聚合型对手视若无睹。有接近滴滴人士向 PingWest 品玩透露, 滴滴的一个新政策是,开放流量给各大出行公司。

另据一位滴滴内部人士向 PingWest 品玩透露, 滴滴正在成都等二线城市试水聚合模式,目前已将同程旅游等打车业务接入到滴滴平台当中。

以今天的市场反馈来看,聚合模式深得人心,用户不愿通过太多平台来解决出行问题,而司机则希望有更多平台来带给他们生意,对于中小型出行平台,聚合是一个不错的出路,而对于大流量平台而言,谁能集中更多运力,谁就有更大主动权。

比起当年你死我活的竞争,网约车生意的 玩法 正在发生一次根本的变形。

【来源:品玩】

 •  1天前 文丨方世滔编辑丨奚亭 高精地图 作为实现 自动驾驶 技术落地的关键一环,一直是各大科技公司努力攻克的对象。而想要将高精地图的绘制、传感器的识别、智能化评测进行垂直整合并非易事。因此,合作,成为了企业攻克这一领域的最优选择。 6月12日,在亚洲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Asi

 •  6天前 6月6日,林志玲发布微博,宣布结婚消息。消息一出,微博一度宕机,“林志玲结婚”,“林志玲导航语音”等关键词霸占微博热搜。尤其是与林志玲强关联的高德导航语音包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根据高德地图官方消息,志玲结婚效应导致高德地图郭德纲、林志玲语音包下载量均创下新高。甚至有网友称,“得知林志玲结婚了,我爸把导航语音换成郭德纲的

 •  6天前 (原标题:博主因林志玲结婚将高德语音换成罗永浩 老罗本人回复)6月6日晚间,林志玲宣布婚讯。消息公布之后,一位博主默默把高德离线语音设置成了锤子科技CEO罗永浩的声音,并用“泪”这个表情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罗永浩回复这位博主:别这样,我也结婚了……你还是改回林志玲吧。其实……听声音听不出来她结没结婚。想开点儿,我们一起

获悉,高德地图今日在广东、武汉已开始招募顺风车主,此举意味着高德地图即将上线顺风车业务。 新浪科技就此向高德地图求证,高德地图方面确认,计划近期在部分城市上线试运营公益顺风车业务,并表示此次上线顺风车业务,将坚持不抽佣、不营利、真公益、真顺风。高德顺风车将重启

蓝鲸TMT频道6月6日讯,据 6氪报道,有广东用户日前发现高德地图产品页面出现高德顺风车车主招募页面。对此,高德地图回应蓝鲸TMT称,高德顺风车现已开始在广东省和武汉市开始招募车主,尚未明确表示具体上线时间。 2018年4月,高德曾宣布将提供顺风车服务。彼时高德地图方面称,是在做公益业务,和滴滴这些公

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 ,接受了长江证券、信达证券等机构的调研。在本次调研中,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陈丽玲,回应了有关于高德红外未来发展战略、经营状况等问题。并且提到目前国内红外市场的竞争情况,以及企业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还表明公司建成了国内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晶圆级封装生产线。

 •  16天前 近日,在2019上海安博会暨捷顺行业解决方案发布会上,支付宝行业发展专家齐欢表示,支付宝与捷停车联合入驻高德地图,三方将一起共建出行新生态,为用户带来更便利的智慧出行体验。支付宝:顺畅支付的新机遇 随着5G时代到来,智慧出行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以人为中心的智慧生态将是大势。当天会议上,支付宝展示了其出行业务的

5月21日,TomTom(中文名:通腾)首次与中国媒体们公开分享了该公司在智能交通方面的最新进展:在进一步深化与奥迪在华合作的同时,更新实时交通信息服务,推出更精确的迷你地图和车牌限

 •  25天前 咱也没想到,在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后,联想会再次被动站在华为的对立面。 美国“封禁”华为一事发生后,一则“联想断供华为办公电脑”的消息在网络上大肆传播,文中援引华为内部人士消息称,在华为内部设备采购页面,联想设备已全部下架,此前公司基本全都用的联想电脑。 随后知乎认证为“香港科技大学、纳米科学技术博

专注科技资讯挖掘,通过关键词过滤科技资讯,提高阅读效率10倍以上。 网站定位极少数高效能人士,精准快速定位资讯,大大提高阅读效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