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快车

暗之职业经理人正文第二十五章小赌怡情

2019-01-25 22:23:08

(小说《暗之职业经理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成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之职业经理人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五章小赌怡情,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没有亲眼见到,实在难以想像,比起进来时外面大厅的冷冷清清,再看现在这个内里大厅的人声鼎沸,客如云来,反差也未免太大。当真是应了句俗语,乌龟有肉在肚里,包子有肉不在摺子上。

李墨马上反应,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人来的地方,那车子远远不止地面上那个简易停车场里的几辆车,那么这里最少还应该有个地下停车场。于是忍不住开始四下打量,想要找到这条万一时候的救命通道。

楚雪莹伸手捅了捅李墨,嗔道:“喂,又在发什么傻呢?还不快去赌钱?”

“昏防护网围栏
!这里这么多人在赌钱,为什么偏偏要拍我赌钱的样子!”李墨脑中发出抗议,嘴里却说道:“赌钱,赌什么钱?拿命去赌啊!老子身上就几百块!”

也难怪李墨为难,看这些人在桌上下的注,筹码就不说了,人家下现金注的,哪个不是厚厚的百元大钞丢上去,李墨身上出门就带了这么两三张红票子,放上去输赢是小,丢人是大!

楚雪莹白了李墨一眼,嘴里轻哼了一记,摇动身姿,款款行至赌场的吧台前。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对吧台小姐道:“麻烦帮我换五万块的筹,刷卡。”

吧台小姐动作麻利的刷卡,整理好刚好金额为五万块钱的各色筹码,李墨自然知道颜色不同代表不同的金额。只不过为了个采访,一把花上五万块,这可真是大手笔啊,就不知这女人一个月薪水多少?

这女的这么有钱,那总编老头每个月才给我三千块的月薪,岂不是不知不觉把自己贱卖了。李墨的思想又开了小差。

楚雪莹伸手递过筹码盒,口中狠狠在李墨耳边咬道:“拿去赌吧,要是给本小姐输光了,叫你好看!哼!”

昏,俺又不是赌神传人,天知道自己是赢是输,这女人分明不讲理啊。李墨无奈之下,环顾四周,决定先去外围的老虎机上试试自己的运气。

楚雪莹自然跟在李墨身后将小包对准了他。

为什么要去赌老虎机呢?李墨当然有他自己的打算,其实同机器赌,在概率上想取胜,要比和人赌低得多。之所以要赌这个,因为李墨知道一个道理,与人赌,是看谁的运势旺,谁就占上风,这也就是平日所说的风水轮流转,其实从概率上来算也是有道理的.

哲学上认为,事物发展变化是呈曲线运动的。古人讲“否极泰来”也是说的这个道理。所以,要想赢,就要等到自己最旺,运势最好时候才去下大注。

赌博是一种投机,只可偶为之,一击得手,抽身而退,所有沉迷于此的人,不论赢过多少,如何辉煌,终究还是会吐出来,输得更多,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了。

为什么李墨要来赌老虎机,其实很简单,因为老虎机下注需要的钱数最少,一个100元的筹码,丢到赌桌上去,只是丢人现眼,放到老虎机这里,却能换十个角子,玩上十把,等玩到风水转向自己了,有运势了,再上赌台不迟。

楚雪莹看李墨小心翼翼的摸出一个百元筹码换了10个老虎机专用角子,一脸的不屑,口中还讥笑道:“一个大男人,又不是用自己的钱,这么小气怎么玩?真没意思!”

李墨淡淡一笑,道:“正因为不是自己的钱,所以才要有地放矢,不逞一时之勇,不图一时之快。”

这几句说话间的语气与李墨平常口气大为有异,若是平常,李墨当然是不会这么认真的同她讲话的。正因为来到这种环境,可以说是身处某种险地之中,李墨自然不愿身边的人不听指挥,胡乱猜测反而坏了大事。而且楚雪莹话语中所带的不屑,正刺痛了李墨的某根神经,平生最讨厌女人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举过装筹码的盒子,李墨对楚雪莹淡淡道:“你要是怕我输,那你拿一半自己玩去,反正是你的。”

楚雪莹没有动,她还算清醒,知道今天来的目的,是来偷拍赌场的,并不是来赌钱玩的。

李墨心中忽又一动,反正自己又不是来赌钱的,那输赢又何妨呢?想到此节,心情轻松了一大截。

相由心生,李墨脸上不由得露出淡淡一笑。这一抹笑容发乎于心,不经意间被楚雪莹看在眼里,心中砰然一动。

楚雪莹面上一红,暗在心里道:“原来这小子笑起来居然这么好看!”

这边李墨坐在老虎机旁,先是随意的押上几个角子,机器启动,灯光顺时钟跑动起来。几圈下来,渐渐停止,停在了李墨不曾下注的图案上。

并不以为意,李墨再下注,再启动。一连六把下来,颗粒无收。看来今天还不是一般的背。

10个角子很快用完了,李墨示意守在机旁的服务生,再给换上二百块钱的角子。二十个角子,转了二十四把。中了两把小注,一个角子变做两个,二个中了变做四个,这四个自然是多转了四把,还是一无所获。

楚雪莹这时更是一脸的不屑,冷哼连连。李墨不为所动,继续换角子。

这间宽敞的赌厅里,围着墙摆了近二十台老虎机,对面是百家乐,中间则是七张大赌台。目前场内赌客多在赌台下注,约有十来个人在玩百家乐,玩老虎机的却只有李墨一人。

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背到家了,该是否极泰来的时候了,李墨开始凝神集中注意力观察,眼皮微微一跳,好!就是它了。“小姐,麻烦给我换100个角子。”

100个角子就是1000块钱,虽然只是五万块筹码中的一小部份,不过自李墨打开始玩老虎机为止,还没有一次换这么多的。

楚雪莹不解李墨有什么打算,睁大一对凤眼静静的看着他。

李墨接过整整一盒角子,一个一个的亲手将角子塞进机器里,心态平静得出奇,强大的信心对自己暗示,“老子背了这么久了,这把一定会中,肯定会中,绝对会中!”

100个角子塞进机器里,李墨只点了一个格,在小猪图案中下了重注,整整一百个。机器疯转起来,彩灯闪个不停,终于,灯慢了下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有如神助一般,终于,李墨兴奋得大叫起来!正中大猪!翻了整整二十倍。

一千块变二万块!机器闪动个不停。楚雪莹惊讶之余,用小包中的摄像机将李墨的嘴脸和闪动中的机器拍了个正着。也不取角子了,让服务生小姐直接给换成两万块钱的筹码,再将机器重新启动。这时李墨有感觉运道来了,起身离开了老虎机来到了赌台前。

这桌赌台前人不少回收硅油
,赌客们却都很安静.

“不愧是开名车来的有钱人!赌钱都这么有教养,这么静!”李墨心中暗骂道。

手上只有不到七万块的筹码,李墨倒也不敢一口气下注,自己又不会赌术,更不懂千术,完全是凭运势来赌的,最好是先看看。

台面上连开了二把爆子,通杀!赌徒们虽然不叫唤,但也一个个垂头丧气,桌上的钱数看样子不少。这把开过,居然又是爆子。就在荷官起手摇第四把盅的一刹那,准确的说,是手腕对准骰盅发力的一刹那,李墨把握住了场上的节奏,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大吼一声:“小!老子买小!”话落间一把将五万块筹码砸到了开小这边。

才五万块而已,在这桌上并不算什么大注。但李墨胜在气势,吼得够大声,落得够有力。

荷官愣了愣,面无表情的继续摇盅,旁边的赌客这几把也输得郁闷了,似乎有人被李墨表现出来的必胜决心给感染了,反正这些人也有钱输,大不了跟这小子一把,钱是小事,关键是赢的感觉很重要。

很快,这桌台上越来越多的人把筹码押到开小一边了。少数几个死硬派,盯着李墨看了半天,又有两人将筹码换到了买小,只有两人死扛买大。

在李墨而言,这种感染人,带动人的感觉非常之棒株洲拓展训练
,有了这么多人的加入,无形之中,自己的必胜信心又强了三分。看了一眼那两个买大的家伙,一脸倒霉相,怎么看都不像赢钱的主。什么叫众怒难犯,什么又叫众望所归,一目了然.

果然,荷官开盅了,一二三,小!李墨方大胜!这把自己投下去的五万变作了十万,这还算少的,台面上居然有人一把就下了六十万,单这一注,庄家赔了近三百多万。

荷官的脸色变得极难看起来。要知道,虽然这赌台上也有赢有输,可像刚才这样,几乎所有赌客都押一边,而且还有人下重注,居然还押中了的情况,就很少了。对于赌场来说,三百万虽然不算什么,可赌台上这样输却是不允许的,要是这样来上几把,客人都不用玩了,只要跟着某人下注就行了。

面色铁青的荷官一言不发的换下去了,换上来的是一个年岁较大的荷官。这人眼神精光闪闪,一直若有若无的朝李墨微笑点头,再看这老荷官摇起骰盅来的手法,不仅手上力大沉猛且力量均匀,就连骰子在骰盅中来回撞击的声音也极是好听。

李墨笑了笑,知道这老荷官分明是赌场里的高手,没准把自己看作是什么赌林高手了,自己又不来踢馆的,当然不会和这人硬碰,这把说什么李墨也是不赌的了。

周围的赌客看李墨不动,先是犹豫了一下,可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善与之辈,赢了钱的自然还想赢,还没翻回本的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人带头也一样纷纷自行下注。

这一把,有大有小,小多大少,赌资较为分散。李墨冲着老荷官笑了笑,转身挤出了赌台。

果然,背后传来众赌客的惊乎声。这把竟然又是开的爆子。通杀!明显这人是杀给李墨看的,众赌客看这几把开得邪气,纷纷离台去别台玩了。

李墨想着楚雪莹也应该拍够了,伸手将五万块的筹码递了过去,说道:“喂,这是你的钱,还你!”

楚雪莹尖声道:“那你手上的呢?”

李墨故作无赖道:“这是我赢的!”楚雪莹伸手过来便要扯他的脸皮,李墨慌忙闪避,向后退的同时不小心靠上后面的人.

一只大手扶住李墨的肩头,李墨连忙边转头口中边说道:“对不起!不好意思!”

对方传来沉稳的男低音道:“撞到我没关系,不过我们老板想请二位上楼喝杯茶,请赏个脸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