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快车

保卫乳房正文第一百五十九章药

2019-01-25 22:24:05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五十九章药,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其实呢,蔡华自觉自己的生命可金贵着呢,虽然正如他所说的,随着后面两三项检查结果的出来,又开回来一大堆的药物,但是仍然捏着鼻子让小白给自己打理着,大把的各色各等的药丸、药片的往肚子里灌,还别说,因为药量大需要喝的水就越多,所以饭量明显的减少。

与蔡华不同的是正在医院的天天,这丫头出了点滴之外,每天也是有不少的药物需要口服的,医院就是这样,只要你敢住在里边,医院就敢开药给你吃,反正这年月啥药都有,吃不坏你的。

“天天,你这是存药呢“?杨小阳终于发现了蹊跷,就在天天住的病房里,打开窗户通风的时候,杨小阳发现窗户外面吊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的药五花八门,整整有五斤。

“阳阳哥哥,咱们出院好不好“?秘密被发现了,天天苦着脸央告着。

“出院?这种事情呢,你说不算,我也说不算“杨小阳铁了心不答应。

“坏杨小阳,都是你,那么大场面的比武我都没有见到“!天天埋怨了起来,因为这小丫头也算是当时然,所以比武的事儿杨小阳没有瞒着她。

“你也别说我好啊坏的了,反正呢,医生说你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对了,点点快要回来了,等点点回来的时候,我再给你想办法让你出院“!其实医生那边早就无所谓了,只是最希望小丫头在医院的却是杨小阳,因为天天在的话呢,乐乐就在医院陪着,于是乎这边那边的,杨小阳美的不亦乐乎。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嫌我了“?天天撅着嘴。

“哪里会嫌你啊“杨小阳有些囧,这丫头精明着呢。

“阳阳哥哥,你来“,天天小脸儿通红着小声说道。

“什么事儿“?杨小阳凑到了跟前问道。

“茸茸也想你“咬着嘴唇,小丫头的脸红成了大苹果。

“呃。。。。。。。。别瞎寻思,好好的养病“!杨小阳有些心虚的看了看病房里的另外一张床,上面也是一个小姑娘,十几岁的年纪,小脸都瘦成了一条儿,光显那一对大的出奇的眼睛了,这时候小姑娘正看着他俩鬼鬼的笑呢。

“死杨小阳,坏杨小阳,这么诱惑你都不放我出院,难道她们有的我没有么“?天天见红脸儿战术无效,干脆往下一缩,用薄被蒙上了自己。

“不想看见我了?那好,我走“。。。。。。。。。。杨小阳拉长了声音,故意的说道。

“不许走“!咦?却不是天天在说话,而是拎着一袋零食的乐乐,这时候正横在门口,恨恨的盯着他呢。

“我又怎么啦“杨小阳哀叹一声,不来吧,有些愧疚有些担心也有点想,可是来了呢,两只魔女萝莉啊,杨小阳有些头疼了,急忙检讨自己,看哪里又惹到了小魔女了?

“说,趁我们两个不在,是不是爽歪歪了”?乐乐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床头柜上面,拉住了杨小阳的胳膊。

看来两个精灵的丫头把自己那点儿心思早就看透了呀,不过,杨小阳脸皮很厚,当即就是一通解释,好在最近的事情是不少,理由很多的,胡乱的扯了扯就掩盖了过去,当然,这也与两个小丫头追究的心思并不执着有着很大的关系。

“阳阳哥哥,成叔叔打来,说妈妈想回来了”乐乐忽然说道。

“什么”?成村是几个月之前去的美国,当初欢欢来石城之后决定去美国,成村就忙着料理了自己的生意,交托给可靠的人之后就飞去了美国,这种执着深沉的爱,让缓缓终于无法拒绝,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两个人在刘睿等人的帮助下,在一座教堂里完成了婚礼,也完成了精神层面的结合。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杨小阳沉吟着,在他来说,如果能拯救欢欢姐的生命,永远在美国不回来才好,但是,成村的这个,打碎了杨小阳所有的幻想。

“成叔叔说了”,虽然成村已经跟欢欢完成了婚礼(到了这时候道路标志牌
,合不合种种规矩已经不重要了)但是乐乐并没有改口,虽然成村早就成为了她的干爸爸,可乐乐还是一直叫成村为成叔叔,“这次回来之后,从京城机场直接就回江城了,妈妈说想家呢”。

这是要落叶归根啊!杨小阳心中在滴血,但是申请上却不敢表现出来,所以,很僵硬。

“你不高兴了”?乐乐很喜欢大家生活在四合院中的生活,看到杨小阳僵硬的神色,还以为他是因为妈妈不回四合院呢。

“没啊,我生什么气,我是在考虑的,这么长途跋涉的,你妈妈的身体。。。。。。。。”杨小阳遮掩了过去。

“乐乐,阿姨回来了,你是不是也要回江城去”?两个丫头年岁差不多,这些日子里倒是结成了很深厚的情谊。

“是啊,不过,我还会回来的”乐乐对天天说道,她也不舍的难得的伙伴儿。

“那好,乐乐也来了,有人陪你了,那我还有很多事呢,是不是可以走了”?杨小阳急着出去,是想给欢欢和成村打个呢。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天天哀叹。

“没说么?等点点回来,咱们就聚会一次,之后呢,大家各归各地儿,享受人生去吧”!杨小阳说着话,开门走了出去,在走廊里,就掏出了。

“我***怀疑这药里面是不是有毒品”!蔡华躺在办公室里间的床上,晕晕乎乎的说道,也不敢睁眼睛,只要睁开眼睛就觉得整个房间都在翻个儿,各种色彩更是变得艳丽非常,有些恶心,更多的,却是难以形容的舒爽,只是,什么药能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大夫说了,给你开的药里面有些镇静方面的药物,所以就这种感觉了,可能是你的体质有些敏感而已,没关系,不会上瘾的”小白拿着,对蔡华说道。

“刚才你打的时候医生是这么说的?”尽管精神上恍恍惚惚的,仍旧听到了小白所说的话,蔡华无奈的翻白眼,医生都这么说了,自己就忍着吧,不过,这种滋味眩晕中带着却是从骨髓中压榨出来的爽呢,还不错。

“是啊,我刚刚给我表哥打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好了,不要担心啊”小白走到床前,坐下拉住了蔡华的手,蔡华的手凉凉的,有一层湿漉漉的汗。

“嗯,我知道了,你帮我把外套脱了,我怎么觉得身上有些燥热啊”明明就是一身的力气,却偏生不想动弹,这种感觉怎么就这么怪呢?

蔡华毫不怀疑小白所说的话,也不是没碰过毒品,跟这次的感觉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蔡华就忽略了过去。

帮着蔡华讲外套脱下,之后又把枕头往高里垫了垫,看着蔡华闭上了眼睛,小白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你干什么去?不要到处乱走,这里。。。。。。。。这里除了咱俩没什么好人”蔡华还保持着一些清醒,已经察觉到小白的动作。

“我不出去,这不是想给你弄弄晚上服用的药物么”?小白说道。

“哦,那你去吧,我躺一会儿就起来,妈的,病没有误事,这药却耽误了俺的时间”蔡华嘟囔着,觉得自己眼皮渐渐沉重,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小白看着蔡华睡着,吁了一口气,来到了外面,带上房门,坐到了蔡华的位置上,拿出了,上面已经有了一条成的短信,按下发射键发了出去,内容很简单:“第一次”。。。。。。。。

杨小阳出了天天的病房,心神就有些恍惚,欢欢要从国外回来这个消息让杨小阳的心头积聚了一大片乌云,欢欢是什么病他很清楚,恐怕这次从美国归来就是时日无多了,拿着,找到了成村的号码却又想到了时差,这个时候,成村肯定是跟欢欢在一起呢,打的话是有些不合适。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忽然,背后传来了梅俞梵的声音,杨小阳一回头,看到梅俞梵正拿着一张单子,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那里,是一个电梯出口。

“看你脸色不好,精神也恍恍惚惚的,怎么了”?梅俞梵并没有看到杨小阳从病房里面出来,只是看到杨小阳垂头丧气的迷糊着往前走,那萧索的背影让她的心头没来由的涌起了酸酸的感觉,便不由自主的开口叫了一声。现在杨小阳扭过头,脸上的神情让梅俞梵有了不好的感觉H5游戏开发
,抛却了一些矜持,关心的问道。

“哦,我没什么?你怎么来医院了”?杨小阳笑了一下,只是脸上的笑容怎么会正常?

“我买点药。。。。。。。。。”梅俞梵支吾了一声随即问道:“真的没什么?看你脸色很不好”。

“唉。。。。。。。。。。”杨小阳叹了一口气,把放回了衣兜,说道:“是一个朋友,她。。。。。。。。得了癌症,在美国治疗呢,现在却想回来了”。

梅俞梵很敏感的,杨小阳这么一说,梅俞梵顿时就领悟了过去,略显急切的问道:“是哪个叫欢欢的吧?我听娟娟说过。

“嗯”杨小阳点点头,随即问道:“你买药?买药怎么不去药房却来了医院,是不是身体上”。。。。。。。。梅俞梵的脸色有些苍白。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贫血和低血糖,这不,刚刚开了处方,我正想呢,是去药房买药还是就在医院的药房里面拿。”梅俞梵见杨小阳关心自己,心头没来由的涌起了一股甜蜜的感觉,赶紧解释着。

哦,杨小阳有些放心了,若是可能,杨小阳希望人人都能安康,尤其是这个倔强的女孩。

“去药房吧,我载你去”杨小阳说道。

“好吧”这是自己的声音么?好像是不由自主就喷出了这两个字呢!

“嗯,咱们这就走”!杨小阳很自然的一挽梅俞梵的箭头,之后当先往电梯门口走去。

电梯里,杨小阳看着梅俞梵,本就是一个皮肤白皙的,有失去了血色,就显得越发的经营,就像是冬日的初雪,纯洁又惹人垂怜。

“一定要注意身体,对了,娟娟怎么没有陪你过来”?两个人住在一起,梅俞梵不舒服,娟娟怎么会不陪着?

“娟娟去了学校,我起来之后觉得有些眩晕,这才来的,她不知道我来医院呢”梅俞梵轻声说道,这时候电梯打开,涌进了几个探望病人的家属,叽叽喳喳的说着话,于是两个人就闭上了嘴。

载着梅俞梵从大药房里面买了药,又把她送回到住处的小区门口,看了看放在座位上的大药袋,杨小阳推门下车,帮着梅俞梵拎起了这个颇为沉重的袋子,里面,有杨小阳特意买的不少补血的口服液。

“走吧,我帮你送上去”这地方杨小阳来的也不少次了,跟门卫说了声帮忙照看车,就拎着东西去送梅俞梵。

到了门口,梅俞梵打开房门,问了声:“进去坐坐么?可惜娟娟不在家”。

“涓涓不再就不许我来了”?杨小阳反问了一句,进门换上娟娟专门给他预备的拖鞋,走了进去,把梅俞梵的药袋儿放到了她的房间,装饰淡雅的房间里面有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闻什么闻啊”!梅俞梵娇嗔了一句,脸上有些红。

杨小阳有些明白了,屋中的味道稍微的带有一股血腥味,便哦了一声,转身出门,身后的梅俞梵知道他明白了什么,原本苍白的脸色拢起了红霞,倒是显得正常了许多。

“我给你倒杯水吧”梅俞梵把杨小阳随意放在桌子上的盛药的袋子往里边挪了挪,拿起了一个杯子想着要从饮水机上接水,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觉得一阵眩晕,歪了歪身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两条坚实的臂膀已经环住了她,紧跟着耳边浓烈的男子气息冲进了鼻孔,看着变得更加苍白的脸色,杨小阳急道:“这样在家可不行,必须要去医院”!

“没什么的,以前也是这样,只是这次厉害一些罢了,吃些药在休息一下就好,不用去医院了”梅俞梵听杨小阳要送自己去医院,挣扎着说道。

“你呀,怎么这么不珍惜自己”!杨小阳恨恨的说道,随即搀扶着她让她躺在了床上。

“给”梅俞梵躺在床上,把杯子递了过来,刚才差点聚扔掉呢。

“嗯”杨小阳随手接过来放到了身后的桌子上,转过来,抬起了梅俞梵纤细修长的小腿就要往床上搁。顺着手把梅俞梵脚上的拖鞋拿了下来,一双穿着丝袜姣好的双足就落入了眼帘,嗯,比娟娟的脚还要小一些。

“唔”梅俞梵躲了一下,可是杨小阳抓的有些紧,一下子并没有挣脱,随即清醒过来的杨小阳也觉得这样不好,赶紧轻轻放下,转头从盛药的袋子里面往外掏,看了看说明,从中取出了要服用的剂量,递给了梅俞梵,“我去给你倒水”。

当杨小阳归置那些药的时候,梅俞梵凝视着杨小阳的背影就有些痴痴的,等杨小阳转身,却没来得及收起,不过,杨小阳并没有注意,拿起了刚才的杯子,走出去接水了。

“吃了药,在休息一下,如果还觉得不舒服,真的得去医院了呢,吃药总没有打点滴来的快”杨小阳把水杯递给了梅俞梵。

“嗯”梅俞梵点头,很有一些乖巧的样子,只是想起来些却无能为力,杨小阳看到,赶紧扶起她,用手托着梅俞梵的肩膀,女儿香袭来,当下觉得心中软软的。

“来,我帮你”从梅俞梵的手中拿过了水杯,等梅俞梵把药放入嘴中之后,凑到了她的唇边。

“谢谢”就着杨小阳手中杯子里的水吃下了药,梅俞梵不禁有些轻喘。杨小阳看到旁边的杯子,拉过来,垫在梅俞梵的背后,遂又拿了口服液出来,打开,插上吸管:“在喝点口服液吧“。

梅俞梵接了过去,低头吸着,余光中,杨小阳一直在看着她,就有些不敢抬头。

“还吸呢,没了“杨小阳笑了,今天少见的看到了梅俞梵还能露出这种小儿女态来。

“嗯,谢谢“梅俞梵攥着小瓶儿,有些不知所措。

“谢什么?我给娟娟打,让她回来“?杨小阳掏出了,一边给娟娟打了,一边走出去,看了看冰箱,里面除了一些水果,也就是有一些牛奶而已,剩下诸如肉蛋之类的却没有看到。

“你们两个都瘦成干了,怎么也不吃点肉“?杨小阳看着这些”精灵“食品,有些埋怨。

“还得做呢“梅俞梵有些不好意思,不管男孩女孩,自己独处的时候,怎么会喜欢下厨房?

“那我给你们找一个保姆,收拾卫生带做饭,“当即杨小阳就决定了,并且立马给卢吉打了,在卢吉家老宅那边,知根知底的人应该很多。

“别”梅俞梵还想拒绝,杨小阳瞪了她一眼:“别什么别,也不管是你呢,我得关心我家娟娟一下不是”?

杨小阳这么说,梅俞梵当然不好拒绝,只好点头,不过,即便是杨小阳这么说,可心头的幸福感觉却丝毫不减。

“梅梅,怎么了”?娟娟打开房门,小脸红红的,显然是急着赶回来的,没顾得杨小阳,就跑到了梅俞梵的床边,焦急的问道。

“还是因为那个”。。。。。。。。梅俞梵小声说着,还捏了捏娟娟的手。

“哪个”?娟娟有些迟钝。

“哎呀,就是那个”!梅俞梵推了娟娟一下。

“哦。。。。。。。。呵呵,你呀”娟娟笑了,在一起住了这么久,又都是女人,相互之间也是了解的。

“娟娟,我刚才打让人给你们找了一个保姆,可能明天就来,今天你就先别去学校了,等家里有了人你再去”。

“哈,小阳真好,真给我俩找保姆了”?娟娟高兴的攀上了杨小阳的脖子,在杨小阳的脸上叭的亲了一口。

“你们两个简直就是两只懒虫,要再不给你们俩找个人照顾着,能把自己给饿死”!杨小阳在娟娟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娟娟呢,倒是不躲,只是嘿嘿的笑着,随即问杨小阳:“你怎么来了”?

“我去医院看天天,正好看到了梅梅,看她精神也不好,还要买药,就送她回来了”杨小阳简单的说了一下过程。

“天天怎么样”?天天住院,娟娟去过一次,后来就没有了,这时候随着问了一句。

“没事了,再住几天就好,嗯,过两天点点和荦荦就回来了,我想大家再在一起聚聚”。

“点点要回来了么?好的,我还有些想小家伙了呢”!娟娟高兴的说道。

“好了,从今天起,你俩必须要每天都要吃些肉,今天中午的呢,就先从外面的饭店里面要,我走了,公司那边我还没去呢”!梅俞梵有娟娟照顾,杨小阳也就放心了,这才说道。

“哇,那我俩还不变成小肥猪啊”!娟娟大叫。

“肥猪就肥猪,我喜欢就行了”杨小阳换上鞋子,打开门走了出去,他没有意识到,娟娟也没有意识到,肥猪,可是有两只呢。

从娟娟这里出来,杨小阳开车先会公司交代了一下之后,驱车赶往了矿场,昨晚的时候已经和张家兄弟约定好了,今天必须要商议出一个针对胡家哥俩的计划来。

接上了肖小海,两个人没用多大的功夫就来到了矿场,进门左转,拐了几个弯之后,又是一道大门,不过,这道大门是从里面关上的,杨小阳下车之后,和里面值守的队员沟通之后,这才打开了大门,把车子开进去,这个时候,训练场上正训练的热闹呢,不管这些,杨小阳径直去张三哥俩的值班室。

哥俩早就在等杨小阳,见杨小阳来了,也用不着客气寒暄,直接就奔向了主题:“小阳,你说还计划什么呀,直接的,就我们俩带上咱们的弟兄们把他们哥俩给镇了不久得了嘛”

虽然哥俩当初投奔戴中天的时候曾经在胡亦文的煤矿那边藏身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这哥俩对胡家兄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加上现在哥俩对杨小阳也算的上是死心塌地了,所以昨晚的时候杨小阳一说,这哥俩就准备行动了,对杨小阳说的还要计划一下颇不以为然,在他俩认为,就现在手下的这些弟兄,一个能顶那边的十个,根本就是压倒性的优势。

“这么做不好的,毕竟道义上说不过去,这次来呢,也没什么复杂的,只是要计划一下,到时候必须要配合好,不能出任何的纰漏”。杨小阳坐到了炕沿上,这兄弟俩是北方人,这里又是山里,所以哥俩排了一个大炕,杨小阳每次来都觉得很新鲜。

“那好吧,不过,动心眼儿我们哥俩可不擅长,你就说吧,到时候需要我们怎么配合就是了”。哥俩拍着胸脯表忠心。

“一会儿武哥就过来了,到时候咱们再商量”。杨小阳看了看外面,正看到武大郎迈着两条笑短腿儿往这边走呢。

等武大郎进来,在这个地方可以说都是自己人,所以也不用怎么戒备,坐下来谈就是。

“怎么的,这哥俩是不死心吧”武大郎也是刚刚听说了小药丸的事情,。

“给谁都不甘心的,本来就是这样,不过,他们哥俩是看错我了,原本的时候呢,我想着毕竟有一段情分在,所以那煤矿我并没有打算接过来,就让胡亦文在那边守着,也养活他手下的那群人,胡亦武这边只要他能为我办事,我也无所谓,以前就是娱乐城养着他们,现在仍旧养着就是,可没想到的是,人五伤虎意,虎有害人心,上次矿场遇袭的事情且不说,这次还弄了这么一宗事情,我觉得,怎么都不可能善了了,所以才请几位哥哥过来,商量一下对策”。杨小阳把自己的心迹先表白了一下,跟这种人物处的久了,知道如何与他们说话和办事。

“我就知道,小阳这人。。。。。。。。仁义啊,就从当初生不熟面不熟的就一下子给我们哥俩十几万块钱这件事情,我俩就知道,这辈子,小阳都是我们最可靠的小兄弟,是真哥们”!张三夸赞道。

“三哥、四哥,别这么说,这人啊,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大家一伸一把手,他伸一把手就能帮过去,要是都束手不管,人人都没有活路,这个理儿虽然我小,但是我也懂”pvc卷材运动地板悬浮地板

“嘿!咱们混江湖的就应该这样,仗义”!张四少有的附和道。

“嗯,他们不仁,咱们还对这种人义气个屁呀,说说,怎不么着把他们那一对寿头给拿下”?武大郎也是混的够久的了,知道杨小阳之所以说了这么一番话,主要是收拢一下张家兄弟的心,现在杨小阳身边的干将,也就是这对兄弟了,崔同哥仨,现在还不能太过信任呢。

“从这次被窝碰巧给化解了的事情看,他们主要是想通过栽赃的手段来坑我一把,因为他们也知道,明着打杀,他们并不占优势。不过,这次的事情是我凑巧,救了小金的弟弟,牵出了胡老二,下次呢?下次可就没有这种凑巧的事情了”!其实杨小阳没说的是,早就让肖小海给还回去的那批摇头丸里面下了东西,只要那东西在娱乐城那边出现,立刻就会引起观测仪器的报警。

潜意识中,杨小阳认为仅凭这个还不保险,因为这药也不见得就是这么一批,如果胡家兄弟有别的后手,自己这边还要做一下别的安排才稳妥,这才有了今天矿场这一回。

“武哥,你呢,跟他们兄弟还熟悉一些,矿场这边也有人跟那边有联系,你看能不能收买几个,给咱们当内应呢”?杨小阳问道。

“嗯。。。。。。。。”武大郎沉吟了一下,抬头说道:“应该没问题,那帮人都是见钱眼开的货色,也不用多了,五千块钱就能让他认咱当爹,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

“嗯,这是一项安排,估计监视也就是监视一下动向,深层的,也监视不到,剩下的还是再做计较”。

“嗯,也是这样的,毕竟核心也就他们哥俩,别人是插不进去的,不过,收买几个也能分化他们的力量”张三逃亡这些年,说他没有道道,那是谁也不信的。

“嗯,咱们就跟当年的国民党学,收买、分化,削弱他们的力量”。杨小阳说到这里笑了。

“还有呢”?武大郎知道,杨小阳说是商量,其实心中早就有了定计了吧,所以也不说自己有什么意见了,直接问。

“娱乐城那边的人已经分化的差不多了,这几天,有几个小头头陆续的向我表了忠心,可靠不可靠的先放一边,我准备考验几个,如果是真心投靠,我就赏以重金,让他先干一下双料间谍。”杨小阳说道。

“嗯,怎么考验呢”?武大郎沉吟着。

“呵呵,这种考验忠心的事情,两位张哥肯定是擅长的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两位哥哥负责了,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把这几个人中我已经观察了的,送到两位哥哥的手上。

“行,整这个,俺们在行“张四咧嘴笑了。

“这是针对的下面,那哥俩的监视,我已经有人了,不过,还不是太靠谱,不过暂时也没有更合适的人,也没有更合适的办法,目前也就只能是先这样,不知几位哥哥有没有妥帖点的办法“?

“这哥俩。。。。。。。。平时的为人很讨厌,所以我们都很疏远,不过,这事情急也急不得,看看咱们收买的人当中,要是有他们哥俩比较倚重的人,那就迎刃而解了“武大郎对这件事情也没有办法,张三哥俩更是,正如武大郎说的,有时候这人呢,要是为人不行的话,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不易接触也就不易被人给无间道喽。

“这个问题就先到这儿,剩下的就是一旦行动的时候,咱们人的协调问题了,不过,有了咱们的特种小队,这倒不担心,只是各种车辆一定要包养好,并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张哥,要是从集合到出发然后到城区或者是煤矿那边,最短时间需要多少“?

“嗯,我想想,集合出发有三分钟就够,从今天起,我就让兔崽子们做好准备,一应的家伙都放在车里,这样的话,三分钟足够我们启程的了,就是这路上有点不确定,煤矿那边好说,都是在偏僻的地方,要是城里。。。。。。。。。晚上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但是白天的话。。。。。。。。你知道,石城赛车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张三想的很周全,什么事情都怕个意外不是。

“嗯,那咱们将来的行动时间就尽可能的定在晚上,到时候见机行事了,毕竟咱们可不是国家机器,真要是赛车,咱们也没有直升飞机呀“!这是实际情况,杨小阳也就打了个哈哈。

“要是这样呢“?张四这时候说话了,杨小阳知道,这人平时的时候沉默寡言,但是实际上却是心机深沉,他既然说话,肯定有办法。

“人贵精不在多,咱们呢,在城里也找个地方,靠近娱乐城的地方应该有的,在那里先埋伏一些好手儿,让人带着潜伏在那儿,一旦事情紧急,争取几分钟就能赶到,有了这群人,那么,将来在城里行动的时候,时间上就不会太担心“。

“这办法好啊“!武大郎嚷了一声,这些人也不需要战胜,只需要拖延时间就是了。

“嗯,那好,选人的事情两位哥哥是最熟悉情况的,至于地点,这个好说“!杨小阳说道。

接下来,对于一些细节,凡是能想到的,都一个一个的敲定,而丫丫的个人安全,这个倒是好解决,他自己就有枪,还能打两下,再加上肖小海的保护,基本上没有问题,至于四合院和金枝那边的保卫,则让崔同和陈建新两个人带人负责,也不须多,十来个就足够。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需要在城里埋伏的人咱们从今天起就陆续的派过去,同时呢,呵呵,几位哥哥在这大山里面也呆的郁闷了吧,咱们今天就去石城乐和乐和,我请几位哥哥找一个好地方”!

“对,再招呼上胡家的哥俩”!武大郎突然说道。

众人一愣,又同时点头说道:“好主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