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快车

拒讓子女接受教育 婦聯團委聯手告家長助學生重返校園_1

2019-03-11 19:05:56

拒讓子女接受教育 婦聯團委聯手告家長助學生重返校園

“我爸同意我上學后,我高興壞了,那一刻永遠也忘不了!”雖然重返校園已近一年,但每提起这件事,小娜依然很興奮。

1月23日,《法制日報》記者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廣河縣的一个小山村見到小娜,她正在寫作業,“暑假作業都快完成了”。

小娜小學畢業后,因家庭困難等原因,父母讓她輟學。2018年3月,廣河縣婦聯、團委將小娜的父母起訴至廣河縣人民法院,这起甘肅首例“官告民”監護權糾紛案在當地引起了強烈反響。

此后,臨夏州各級法院共受理24起“控輟保學”案件,24名學生全部重返校園。近日,記者赴臨夏州,對全州法院審理“控輟保學”案件的情況進行了調查。

廣場開庭法官釋法

輟學女孩重返課堂

2018年3月,廣河縣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特殊案件,縣婦聯、縣團委將小娜的父母起訴,請求法院依法判決責令兩被告履行義務教育責任,將女兒送到學校接受義務教育。

“案件受理后,因為第一次遇到这種案件,院里比較重視,立即成了審判團隊。”廣河縣人民法院副院長、該案審判長馬青良说,當天法院就和婦聯、團委以及小娜所在的鄉鎮負責人前往小娜家了解情況。

在小娜家,馬青良法官了解到,小娜非常渴望上學,但父母以家庭困難、家里需要照顧病人為由,堅決不讓小娜再上學了。

當地職能部門多次做家屬工作無果后,廣河縣人民法院決定公開開庭審理此案。

2018年3月14日,縣法院巡回法庭在當地最大的廣場——新月廣場公開開庭審理,社会各界群眾上千人旁聽了庭審。

庭審中,縣婦聯主席馬建云、縣團委書記包學淵作為原告代理人訴稱:“兩被告無視法律法規,拒絕送女兒上學,非法剝奪了女兒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

被告小娜的父親堅持認為:“我家庭困難,家里也有病漢,这个學生堅決不上这个學。”

原告當庭出示證據以后,被告還是不答應。審判長馬青良從情理、法理、道義等各方面對他進行教育、勸说,并嚴肅指出,拒絕讓孩子接受義務教育要承擔法律責任。

經過馬青良的釋法、说服、教育、批評,被告最終同意將女兒送去學校接受義務教育,并當庭簽訂了承諾書。

原告縣團委、縣婦聯認為起訴的目的已達到,當庭提出了撤訴請求,法庭裁定準予撤訴。

當天下午,小娜就被送到了廣河縣一中辦理了相關入學手續,學校為她發放了課本、作業本、校服等。重返課堂的小娜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審理一案教育一片

控輟保學難度減小

这起縣團委、縣婦聯訴被告馬某監護權糾紛案緣何要放到廣場上公開開庭呢?

馬青良法官解釋了其中緣由:廣場人員密集,利用巡回審判,目的就是讓更多的群眾了解不送子女上學是違法的,同时,群眾通過直觀的旁聽,把这項法律宣傳到群眾之中,達到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起到教育和警示的作用。

據了解,自案件公開審理以后,“不送孩子上學要吃官司”的話題成為當地街頭、飯桌上人们談論的最熱話題。庭審實況視頻上傳至網上后,也成為當天全縣各類視頻中點擊量最高的。

庭審結束后,曾一度認為“我的女兒我说了算”的小娜父親深有感觸地说:“通過这个開庭,我也了解到不讓孩子上學,我们大人要承擔法律責任,我也想通了。”

旁聽了案件的村民馬老漢说:“这對我的觀念影響特別大,以后我的孩子、孫子一定要完成九年義務教育。”

據介紹,这起案件審理以后,從各鄉鎮的反饋情況来看,“控輟保學”这項工作做起来難度小多了,各鄉鎮都能在很短的时間內完成“控輟保學”的任務。

據統計,2018年,廣河縣人民法院共受理“控輟保學”的同類案件共5件,全部審結,5个孩子都送到了學校。

馬青良说,“控輟保學”是一項系統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新學期開始后,可能還会有这種案件,法院已經做好預案,開通綠色通道,快立、快審,盡快把孩子送到學校上學。

多管齊下扭轉局面

適齡孩子不再輟學

臨夏回族自治州位于甘肅省中部,是全国兩个回族自治州和全省兩个少數民族自治州之一,全州貧困人口集中連片分布的狀況較為普遍,所轄8縣市中,有7个縣是国家扶貧開發重點縣。

由于部分農村家庭思想觀念落后,少數適齡孩子還沒接受完義務教育,就已失學在家,或外出打工,这在無形中埋下了貧困代際傳遞的種子。

一些家長認為“讀書無用”,讓孩子早早地出去打工了。这些家長認為,掙錢是主責、主業,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違反義務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行為。

“臨夏州落后的根源在于缺乏人才。”為此,臨夏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視“控輟保學”工作,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驗收时作為“一票否決”的指標,千方百計想辦法加強扶貧、扶智,力爭讓一个孩子都不少。

2018年3月,臨夏州中級人民法院出臺了《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積極用法治思維法治方式破解控輟保學難題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明確了由居委会、村委会、學校、團委、婦聯等八類社團、組織可以對違法人員依法提起訴訟。

指導意見指出,根據法律規定,對于不送孩子接受義務教育,不履行相關義務的監護人,應當判決其履行義務;情節嚴重的,根據有關个人或者組織的申請,可撤銷其監護人資格。

據臨夏州中院副院長張得勝介紹,從2018年年初開始,全州法院開展了以“控輟保學整治”為主題的法治宣傳,重點對義務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進行宣傳,受教育群眾達5萬余人,在全州迅速掀起了積極“控輟保學”的濃厚氛圍。

“全州法院為‘控輟保學’案件開辟綠色通道,快立、快審,通過司法審判的方式給予輟學的孩子以重返校園的權利,彰顯了‘司法為民’的宗旨,收到了良好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張得勝说,2018年,臨夏州共受理24起“控輟保學”案件,現已全部審結,24名學生均已入學。

臨夏州中院院長馬軍認為,解決“控輟保學”難題,首先要有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通過巡回審判、以案釋法等形式,讓群眾徹底明白不送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行為是違法的,提高群眾的法律意識。同时,也需要政府、學校、法院等多管齊下,形成合力,才能從根本上扭轉这一被動局面。

骨折吃什么营养品好
运动员外用消肿止痛药水
治疗老年人便秘的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