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热点

一所公辦學校的探索:教育信息化能幫到貧困縣嗎?_1

2019-03-11 19:05:51

一所公辦學校的探索:教育信息化能幫到貧困縣嗎?

有人说,一个国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室的講臺上完成的,基礎教育的意義可見一斑。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时刻,一些貧困縣更清楚地認識到扶貧先扶智的重要性,而教育信息化為“扶智”帶来了想象空間。教育信息化能解決教育公平難實現、貧困地區缺人才的問題嗎?嵩縣思源實驗學校,一所深度貧困縣的“扶貧學校”,其近兩三年的探索給了我们一些啟示。盡管这種探索過程是復雜、艱難、漫長的,但更是充滿希望的……

——題記

從洛陽驅車1个多小时,我们来到河南嵩縣。

这是一所国家級貧困縣,位于全国14个連片貧困地區之一的秦巴山區,境內95%的面積是山地。截至2018年12月底,全縣還有貧困村40个,貧困人口7719戶。

嵩縣思源實驗學校,是三年前從城郊一片空地上建起来的。放眼望去,現代化的教學樓,標準的足球場、功能齊全的多媒體教室……讓人眼前一亮。

嵩縣思源實驗學校課間操

但校長張慶民一度很焦慮。全校3153名學生中,貧困生和留守兒童占35.56%,任教老師一半以上来自農村,很多人来思源主要是為了進城。無論老師的能力,還是學生的基礎都普遍偏弱,但是學校建的非常漂亮,社会對思源學校的期望值很高,他们自己也不允許把它辦砸了。

“要把这些孩子培養成才,讓他们家庭能徹底脫貧,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張慶民卯足了勁,想讓思源學校追趕上来。

路在何方

讓我们把視線拉回到兩年前。2016年9月1日,嵩縣思源實驗學校落成。这所當地最大的“扶貧學校”,主要面向貧困家庭及農村留守兒童,由政府出資、香港言愛基金会捐助,是一所九年一貫制義務教育的寄宿制學校。

思源建校之初,由于很多學生從小父母不在身邊,自律能力、行為習慣很差,張慶民發動全員管理。老師不僅要忙教學,還要管學生:夜晚去學生宿舍查寢,早晨督促他们起床、做內務。

一年后,學生的行為思想變化很大,張慶民決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教學上。彼时,與縣城同類學校相比,思源的教學質量排在倒數。

張慶民心急如焚,開始四處取經。

有一年暑假,他開着一輛面包車,載着學校十多个主力老師,從嵩縣出發,輾轉山東、安徽、江蘇、上海等地學習,白天訪談,晚上寫總結,幾千里路跑下来,積累了很多經驗。这也不斷印證了他腦海中的一个觀點:人是第一生產力,如果沒有優秀教師,再好的硬件也教不出優秀學生。

在鄉鎮學校干了近30年,張慶民對此體会很深。多年前,他所在的鄉鎮中學還是土坯房,但那里的老師非常敬業,學生成績也好。后来,隨着政府對教育投入逐漸加大,學校教學樓蓋起来了,硬件也越来越好,但是好幾位老師跑去縣城了,學校教學質量立馬掉下来,現在也沒起来。

走在大城市的中學里,他越發感到一種巨大的落差。和很多鄉村教育從業者一樣,改變當地落后的教育是他们的心愿。最近兩年興起的智慧教育,吸引了張慶民的目光。

他接觸過一些做智慧教育的機構,了解到學生是用平板上課,課堂可以互動,學習效率比較高。但多年的經歷告訴他,信息化的確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培養足夠多的好老師,而且使他们扎根下来,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偏遠地區的教育問題。

2017年春天,當言愛基金会介紹好未来過来时,張慶民并沒有特別看好。直到言愛说,这家公司提供的智慧教育方案,可以幫助思源教師隊伍成長,他才怦然心動。

引進智慧教育的意向,很快得到了嵩縣教育局長張松斌的支持。張松斌希望通過優質老師對思源老師面對面培訓,培養起思源自己的優秀老師,逐漸從“輸血”走向“造血”。

與企業合作,張松斌開始也有顧慮。他不知道,一个知名的教育企業與一个深度貧困縣的學校合作,它的教育理念、教學方法、信息化手段,是否適合这里的師生?

磨合之路

第一次服務一个国家深度貧困縣的公立學校,好未来壓力很大。考慮再三,他们決定派兩位老師常駐思源。

經過一番調研,雙方決定從兩方面入手:一是通過集體教研、集體備課、一對一磨課,提高教師的內外功;二是基于智慧平臺在教學中的應用,提高教師的信息化水平。

老師们集體備課、磨課

外功主要側重板書規范、表現力、激情互動等教學技能層面,內功是知識體系的邏輯梳理。

起初,有些思源學校的老師是抵觸的。有着19年教齡的張俊玉坦言,她當时有點不屑,“初中數學課程我可以倒背如流,我的學生都抱娃了,還讓我從頭磨課……”

但是,她很快改變了看法。那天,培訓老師帶着他们鉆研課本內容之后,讓大家寫个性化的教案。沒想到,推倒重来了好多遍,“第一遍質量不高,毀了;第二遍不接地氣,毀了;第三遍形式不好,毀了……”張俊玉这才發現,好教案是磨出来的。

其實不是每个環節都那么受認可。有些理論和實踐,公辦教師本身有基礎,培訓效果平平。于是,培訓老師轉換思路——老師學過或學的不錯的東西,不再講;重點講他们沒學過或者薄弱的地方,比如表現力。

相比外功,內功挑戰更大。剛開始好未来從北京、上海選了一批頂尖老師給當地老師講解知識體系。好歸好,但是有些基礎弱的老師聽不懂。摸索了幾个月,好未来師訓負責人楊海庚決定,調派與嵩縣同省的鄭州分校老師過来支持。地域相近,他们講的東西,思源老師更容易理解。

“過去一年,對我幫助最大的是內功,我所有的知識都體系化了。”思源中學初中物理老師周曉娜發現,她現在遇到新知識会自然納入進来,成為自己的東西。

这也改變了她的講課方式。以前上課,她一般從頭到尾講上30分鐘,然后讓學生做題。現在上課之前,她会先把基本框架給學生列出来,類似思維導圖那樣,再給他们層層解析,講解完畢進行小結,然后是練習鞏固。

在那里,崔用亮看到了一種不同的狀態。2018年9月,他從北京趕到嵩縣,為思源老師做外功培訓。短短三天培訓,老師们寫了幾萬字感悟。

老師们的培訓感悟

透過文字,崔用亮感受到了那些靦腆外表下掩藏的激情,還有對資源的渴望,“那些老師在代課壓力那么大、學校事情那么多、薪資又不高的情況下,依然能夠保持對教育的初心,很了不起。窮鄉僻壤,也有英雄好漢。”

智造課堂

變化還在接二連三的發生。

思源的老師们還沒從內外功訓練中緩過神来,每个人又接到一紙命令:過課,啟用智慧系統上課!

2017年暑假,學校配齊了54間智慧教室所需的2600臺平板,全校教師參加平板操控培訓。好未来團隊與140多位老師進行一對一的技術輔導、過課。

思源智慧課堂現場

在雙方的頻繁碰撞中,思源智慧教育的構想愈發清晰:抓住教師这个“牛鼻子”,教研教學是核心,信息化是杠桿,以信息化助力教學,打造數據驅動的智慧課堂。

英語老師楊紅玉原以為这又是一陣風,風過了,也就過了。但是學校三令五申,過課緊鑼密鼓,她意識到一支粉筆、三寸講臺的生涯結束了。

變化必然帶来不適感。老師的備課壓力比以前大多了。過去上課,他们把重難點講清楚就可以了。現在要教好一門課,得花大部分时間備課,做知識拓展。比如,一道題在生活中怎么應用,與其他知識點有什么聯系,都要有一个連帶。

不僅如此,備課平臺会按照知識點設計每部分要放的內容,資源庫里会提供很多有趣的素材。一段时間過后,老師们發現,这樣雖然麻煩點,但出細活兒。

这是初三班“電學圖像”專題課上的一幕:这節課已接近尾聲,學生们正在平板上做知識點測驗。教室前面的多媒體白板上顯示着“倒計时”,在臨近最后30秒时,所有人答題完畢。“那位同學那道題答錯了,后臺看得清清楚楚,我会有針對性地給他輔導,直到聽懂為止。”周曉娜说,“除此之外,每位學生不同階段有學情報告,什么差補什么。”

老師在展示答題結果

相比老師,孩子们對智慧課堂接受更快,豐富多彩的課件,為他们打開了一个更大的世界。

談起上課感受,初三學生張妙穎略帶羞澀地说,現在老師講得更深更生動。第一次使用平板上課,最讓她驚訝的是,講課內容竟然能用動畫展現。過去一年,她從全校90多名上升到10多名,學習狀態也不一樣了,用老師的話说是“以前攆着學,現在自己學”。

王明翼的進步更猛,從全校200多名跳到全校前20名,成為周圍同學的勵志榜樣。她很喜歡現在小組上課的形式,大家面對面討論,不会的問題一起解決,做錯的題目在智慧課堂系統電子錯題本中都有。

在教育資源匱乏的山區,英語分級閱讀特別受孩子们歡迎。12歲的閆照榮告訴我,很多同學下課也不去耍了,捧着平板練閱讀,里面有很多英語小故事,他们会跟着讀,對英語發音很有幫助,見識也比以前廣。

閆照榮不僅自己學習自覺性提高很多,作為小組長他也会提醒學習相對薄弱的組員背書、做作業。

學習習慣的培養,是老師和家長很欣慰的事情。系統也会自動引導學生養成好習慣。比如令人頭疼的預習問題,平板電腦上有專門的預習環節,列着本節課的微課、預習課件和預習作業。開學一周后,學生課前預習率穩定在了90%以上。

“其實,这里的孩子一點也不比城市孩子笨,他们就像一條小河,渠挖到那里,水就会流到那里。”張慶民说。

雙師本地化

“大家知道‘雙刀模型’‘風箏型’‘鐘表型’‘母子型’是那些幾何圖形嗎?”屏幕那端,主講老師史家明聲情并茂的講解;屏幕这端,輔導老師張俊玉和孩子们饒有興趣的聆聽。

这是嵩縣思源實驗學校的雙師課堂現場。2017年9月,雙師課堂作為智慧教育的一部分正式啟動。前期主要針對思源前100名的孩子,希望先通過提高優秀學生的成績,来帶動更多學生進步。

如果放在全縣范圍看,還有一層考量。嵩縣教育局長張松斌坦言,義務教育的目標是普遍提高學生水平,思源雙師課堂目前重點針對優等生,只是第一步。一方面是順應高考選拔人才的需要,更重要的是提升嵩縣教育品牌,留住好生源,增加當地群眾對嵩縣教育的信心。

一个令人唏噓的事實是,每年嵩縣有一大批好學生流失到洛陽、鄭州、偃師、新安、欒川等周邊教育發達地區,生源危機嚴重,當地教育越辦越差。

一年多前,思源學校雙師課堂開班,主要針對數學、物理、英語三个學科,不講新課,主要是知識點梳理、拓展。好未来旗下學而思鄭州分校的老師負責線上直播主講,思源的老師負責線下輔導。

項目確定后,兩邊團隊在鄭州密集交流了兩天,發現情況遠比預想的復雜。

首先內容不同,河南中考是全省統一試卷,但不同地區使用的教材不同,鄭州與嵩縣的版本也不一樣,需要研發一个針對嵩縣思源的教學內容體系。其次,學情不同,即便是同樣的教材體系,鄭州的內容對嵩縣的學生仍然偏難。

深入交流之后,雙方達成共識:僅靠一塊屏幕做優質教育資源的“搬運工”,这種“拿来主義”不起作用,雙師課堂必須本地化——優質資源只有貼合當地教材和學生情況,才能有效果。

这个過程充滿了磨合和反復。

雙方老師嘗試聯合教研,每周兩端的老師固定时間進行線上磨課。每周三中午,張俊玉和同事準时坐在思源的雙師教室里,與好未来鄭州分校的史家明隔着屏幕磨課。史家明先把教案發過来,張俊玉從孩子學習程度、教學進度、題型難度等方面,指出那些合適,那些不合適,然后一起調整。

雙師課堂上,學生们與線上老師進行互動

盡管如此,史家明剛開始還是把握不住難度,不得不多準備一些東西,如果孩子接受不了,他就少講點;如果孩子接受度不錯,他就多講點,課件也在根據學生課上的反饋,不斷調整。

史家明活潑幽默的風格,很受歡迎。跟孩子们一起久了,彼此熟絡起来。除了講知識點,課下他也会分享自己的求學故事激勵他们,孩子们聽得很帶勁。

但是,一个人面對100多學生,很多方面照顧不過来,孩子们的困惑要靠輔導老師解決。史家明覺得輔導老師作用更大,需要陪伴孩子、維持秩序、答疑解惑。未来,他希望兩端老師多走動走動,他们配合越默契,教學效果越好。

一年多来,張俊玉的體会是,主講老師善于調動氣氛,總結概括能力很強,她希望跟主講老師學到更多。

周曉娜也有類似感覺,但是最近一些問題令她苦惱。比如,雙師課堂針對全校總成績前100名的學生,但實際上这些孩子的單科成績相差很大。其次,孩子们學業負擔很重,主講老師留的作業不能及时完成……这些問題后續可能需要更細的分層和機制来解決。

不管怎樣,思源學校的雙師課堂讓張松斌看到了希望——不僅對學生,還有老師。他發現,每次雙師課堂最后一排都坐滿了旁聽的老師。他们像學生一樣,認真聽講、做筆記……張松斌正在把思源的經驗向黃莊鄉初級中學、白河鎮實驗學校和田湖鎮第一初級中學3所學校傳遞,通過一个帶一个,層層本地化,爭取用三年时間,以點帶面的把思源模式在全縣中小學鋪開。

困惑猶存

采訪臨近尾聲,我们收到了兩組令人興奮的數據:

2018年全縣期末考試,嵩縣思源學校從全縣第七上升到第三。

截至目前,嵩縣思源智慧平臺訪問量在16萬以上,月均資源更新量超過3500。

消息很快傳遍了小城,仿佛一束光從頭頂的窗口打進来,給那里的人们帶来了希望。

但是,在这个擁有60多萬人口的深度貧困縣,很多問題仍然未解。

每年嵩縣思源學校900名初中畢業生,只有一半能進入高中,剩下的隨便上个技校或者外出打工了。如何讓这些孩子有个好出路是个大問題。

相比一所學校前100名的優秀學生,中等生和后進生是一个龐大的群體。如何通過智慧教育有效解決他们的學習問題,是嵩縣乃至全国貧困地區不可回避的教育難題。

教育局長張松斌希望思源學校能縱向做深,更加普惠于一般學生。他也在把思源好的地方復制到三所鄉鎮中學,但是以點帶面的速度有點慢。

截至目前,嵩縣各級各類學校275所,在校生12.5萬人,思源實驗學校只是其中一所,學生也就三千多人,什么时候思源的探索能夠覆蓋全縣中小學,還是个未知數。未来五到十年,智慧教育助力下的嵩縣会有多少學生考上大學,也是未知數。

從長遠来看,信息化對貧困縣教育的持續性幫助有多大,還不好評估;作為核心資源的教師,怎樣從“輸血式”培養走向自我“造血”,仍需要等待。好在,相比以往漫灌式教育扶貧,思源實驗學校已經在精準扶貧上先行一步。

曾經,有人形容教育信息化帶給貧困孩子的感覺“就像往井里打了光,丟下繩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但是,在路上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漫長艱辛的過程。

经期延长不能吃什么
别把感冒传给孩子
静脉炎的症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