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热点

专访《带着爸爸去留学》导演姚晓峰:两代人的和解与成长才是核心

2019-07-13 11:43:10

《带着爸爸去留学》开播至今,收视率与热度一直高居不下。剧中通过形态各异的四组家庭,展现出了中国式的亲子关系和家庭教育。

然而,伴随着观众对于剧中所涉及话题的热烈讨论,有观众说“浮夸”、“闹剧”,也有观众说“有共鸣”“想到自己父亲”,尤其对于剧中不断出现的金句、人物之间的互动火花四射,更是喜爱不已。

面对热度、口碑的分化,该剧导演姚晓峰在接受麻辣鱼专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在他看来,情节性、戏剧性是构成影视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能唯情节论,但也不能完全抛弃情节。

冲突≠狗血,摘掉有色眼镜看剧

《带着爸爸去留学》开播第一集,许多桥段就让观众不解,孙红雷饰演的黄成栋凭借几句蹩脚的Chinglish和卖惨,顺利通关;英语都说不利索的他,用全英文的电脑软件,三下五除二地修好汽车;校园枪击案中赤手空拳制服手持冲锋枪的歹徒等等。

姚晓峰通过开弹幕看剧,也看到了观众们的反馈。对于这些质疑,他表示由于某些客观的后期剪辑原因导致剧情有些突兀。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这一系列剧情设计和表现手法,是出于编剧和自己为了推动情节的一个考量,“我一开始就是希望这个求学之旅成为一场冒险之旅,这增加了故事的戏剧性,同时也是为了让故事好看,而不是为了狗血。”

“我是想有冲突,但这些冲突并不等于狗血。”姚晓峰续称:“这些年我拍了许多家庭伦理剧、都市情感剧,也遇到过瓶颈,因为这种讲生活、讲人生的戏本身戏剧性会欠缺。”

所以在《带着爸爸去留学》中,姚晓峰也在尝试新的探索,以冒险之旅开场,做一个情节剧的类型化,讲故事时从真实生活中相对剥离,做戏剧化的处理。“我希望情节是要大于我们的生活,这也是我选择国外这个背景的原因之一,因为有很多剧情它是可以发生的,如果只讲真实的社会生活,故事就会不好看。”

姚晓峰称他现在作剧的标杆就是美剧、韩剧,他认为我们的影视剧无论是在样式,还是形式上都是有退步,越来越趋于保守的。所以在《带着爸爸去留学》中,他选择冲一冲,虽然其结果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但他还是希望观众能看到自己的用心。

当然,重视故事情节性的同时,姚晓峰还强调故事中人物行为的动机要合理,“只要动机是充足的,那行为就一定成立。”

“留学”只是工具,本质是讲亲子情感

在姚晓峰的眼中,“留学”其实并不是《带着爸爸去留学》的核心,而只是“触发情感冲突的一个工具”。他是站在两代人的角度,通过留学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和遭遇,来阐述亲子双方的和解与成长。

剧中选择的留学家庭都是极具代表性、极具典型性的。黄成栋是“反传统”的中国式父亲,无微不至,像是一个妈妈式爸爸;黄小栋在父亲的“保驾护航”下一路成长,但他渴望自由。“黄氏父子”讲述的是“放手与独立”的家庭课题。另外,姚晓峰选择让爸爸陪儿子留学的反常规操作,除了角色的原型有自己的成分,他能更好地把控,还出于喜剧效果和希望带给观众新鲜感的考虑。

武翰祥、林飒和武丹丹作为重组家庭,不仅要处理女儿留学的问题,还有面对半路夫妻、半路母女的现实矛盾;朱露莎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被扔在了国外,但父母从没有认真考虑过,自己的女儿到底适不适合留学;还有陈凯文母亲的丧偶式陪读,反映了留学造成家庭裂变,等等,这些都是现实生活中,“留学潮”存在的典型问题。

姚晓峰回顾筹备这部作品的初衷,他希望让父母们看到留学中存在的风险,希望在剧中呈现海外生活将面临的挑战,提醒父母理性看待留学。同时他是告诉麻辣鱼,他们在创作初期所构想的,也是将亲子关系、原生家庭等勾连起来,希望观众能通过这部剧看到中国家庭中存在的教育问题。

“中国家庭教育的现状是什么呢?就拿武丹丹和黄小栋为代表,中国的许多孩子在自理上是有问题的,就是你到哪儿都离不开父母,外国人18岁成年了,独立了,但我们这边可能一直到结婚生孩子,父母依然在照顾孩子。”在姚晓峰看来,“这其实就是教育出了问题,我们太‘唯学习论’,用考上好学校、找到好工作来定义孩子的成功,却不强调他们个人的成长,心智是否成熟,这里有孩子的问题,也有家长的问题,而我就是要把他们全部拍出来呈现给观众。”

同时,他也强调:“在孩子成长、独立的过程中,父母也要学会‘断奶’,孩子需要陪伴,但是是要有时效性的,父母不能丢掉自己的人生,对待孩子的成长要学会放手。”

另外,《带着爸爸去留学》还涉及到了孩子们面对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等成长过程中必须的经历。姚晓峰希望故事的内容不要过于单一,正如这两天被观众热议的,黄成栋与黄小栋因为血缘关系产生冲突,这是姚晓峰经过一夜的思考后决定涉及的话题,他想通过这一情节的设计与戏剧化处理,探讨“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仅仅靠血缘维系”的命题,就像剧中黄成栋所说“不是亲生,胜似亲生”,除了血缘,还有爱,可以将人与人维系在一起成为互相体贴的“亲人”。

而孙红雷对于一个无私付出18年,突遭变故的父亲演绎的淋漓尽致,更能触动观众情感的弦。“站在导演的立场上,观众能够感动的前提,就是我自己能够被感动,并不是说剧中的情节我都经历过,但至少我和角色在认知上是相通的。”姚晓峰补充说。

寻求突破,收视和口碑需要一种平衡感

《带着爸爸去留学》开播以来,两台联播,收视成绩一直不俗,网络播放数据也非常能打,但与高收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剧的口碑。对于他来说,说不在意作品的口碑是假的,但这么多年来,姚晓峰学会了平衡自己。

他告诉麻辣鱼,以此为契机,他在豆瓣上翻看了自己以往的作品后,发现了一个现象:早些年像《叶落长安》《唐山大地震》等作品,评分高但收视却不怎么高,这几年《小丈夫》《恋爱先生》收视还不错,但评分开始走低。

“有人会说这导演堕落了,其实我这算是一种平衡。”在谈到收视和口碑的问题时,姚晓峰虽然语气自带调侃,但他对自己作品的态度却是认真的。尤其作为先后执导过《大丈夫》《小丈夫》《虎妈猫爸》等多部精品都市家庭剧的导演,姚晓峰越来越坚定了“没有题材的好坏,只有内容的好坏”的想法。

“我只拍我自己能够把握得住的作品,抓得住的我拍。玄幻和悬疑的我不拍,因为没有内心支撑,我不知道该怎么拍。”同时,他认为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好作品应该是有感而发的,比如像亲情,这是“每个人都深有体会的命题,都可以来表达。”

当然,在拍摄了这么多作品之后,姚晓峰也成长了,“我要把题材做轻,道理讲明, 以幽默的方式把剧本轻松化。”而这种通过轻喜剧的方式,描摹世间百态,不刻板、不说教,让观众轻松看剧的同时,有所收获。

除此之外,在每一次创作、拍摄中,姚晓峰也都十分重视寻求内容或形式上的突破。他举例说,之前的《恋爱先生》营造的是一种视觉风格,这一次在《带着爸爸去留学》中,除了尝试对情节性、戏剧性以及对复合型题材的探索,在拍摄上也采用了手持镜头等更加灵动的方式,更加注重拍摄现场的调度,“这样一来营造的现场氛围能够让演员更好地进入状态,传达出角色的心理状态,所做的反应和行动也都是真实的。”

对于任何一部作品,既不能捧杀,亦不能棒杀。于姚晓峰而言,其对于都市类型剧的求索,依然在路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